2022年末,各大平台展开了年终的最后一场大战:“跨年晚会”。

  央视网虚拟主播小C和她的数字人朋友组成虚拟乐队,演唱《向上的光》;湖南卫视的小漾等在跨年舞台上与主持团队一同互动;“bilibili晚会”的洛天依联动P主(创作者)们进行5种不同风格的表演;浙江卫视的谷小雨向观众介绍了宋韵文化的非遗木版水印技艺……

  在XR技术、影视特效等技术的加持下数字人在不同的晚会中大显身手,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视觉体验。

洛天依(图源:网络)
谷小雨(图源:网络)

  数字人是具有拟人或真人的外形特征的数字角色,主要涉及3D建模、SLAM、渲染、3D扫描、动捕(面捕)、AI等技术。数字人形象从平面二次元横跨到超写实三次元不等,人们对数字人的接受度正在提高。

  回顾2022年,在资本、品牌IP、元宇宙概念、消费者、政策的推力下,数字虚拟人出圈的魄力十足。他们的职业覆盖范围之广,包括主持、服务助手、偶像、主播、代言人……普通用户也热衷于创造自己的虚拟形象、数字替身等。

  数字人正在经历从技术转化为应用的阶段,目前也取得一定成绩。2023格局如何有待观察,为了在时代的浪潮中站稳脚跟,数字人们也在寻找更多就业机会。

   实现数字人自由,企业先行 

  2021年,在元宇宙概念的影响下,数字人领域大火。2022年,整体发展态势更为缓和,数字人仍是备受关注的焦点之一。

  处在二维层面的虚拟角色已不是新鲜话题,但是跳脱于影视和游戏等类型的框架,呈现形式更自由的超写实数字人却是崭新的领域,活跃的数字人背后少不了这些企业的身影。

  回首2022年,一些入行早的数字人依旧过得“红红火火”,例如美妆达人柳夜熙、虚拟歌姬洛天依和虚拟偶像翎_Ling等等。

  在他们的光环下吸引了不少数字人新面孔加入到这条赛道:宁波银行上海分行迎来001号数字人员工小宁;百度推出的AIGC的数字虚拟偶像希加加;杭州李未可科技的AI数字人李未可;英伟达推出Omniverse数字人李星澜……

图源:微博

  不少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人。他们可大致分为四类:互联网公司、传统领域企业、娱乐圈、数字人解决方案商。

  互联网公司利用自身技术储备和各种资源,顺理成章地将数字人带到聚光灯下,如腾讯、百度、b站、字节跳动等。发家于互联网平台的数字人们多具备娱乐和商业化的身份属性,而IP是其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这类数字人与粉丝群体的关系也较为紧密。

  由互联网延伸出来的细分赛道便是电商带货直播,数字人不仅能介绍产品,还能活跃直播间气氛,不会塌房也不会疲惫,只要提前录制好素材,让数字人24小时直播都不成问题。

腾讯3D手语数智人(图源:央视频)

  传统领域如政务服务、文旅、金融等行业则更关注定制类的服务型数字人:虚拟主持、AI助手、虚拟客服和虚拟导游等,这类数字人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专业领域的生产力不足问题,尽可能为更广泛的人群提供指引辅助、陪伴关怀等服务。

  娱乐圈的企业或者MCN机构要发展数字人路线更是容易,基于原有的IP资源,他们将重心放在了明星艺人和网红的人物形象数字化。例如易烊千玺的虚拟分身千喵、黄子韬的虚拟分身韬斯曼,以及KPOP女团aespa的1:1建模的AI成员等,以数字人的形象完成演出、代言、宣传等活动。

  数字人解决方案商可以为更多企业提供包含技术、IP运营、设计创作等完整流程的数字人服务,尽可能为客户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数字人创作平台也开始向消费者推出更低成本的服务,满足创作者对个性化虚拟形象的需求。

  数字人赛道的火热意味着竞争格局严峻,数字人的“卷”体现在流量热度和变现能力。

   资本、市场风生水起 

   一年增长近20万家数字人相关企业 

  近两年数字人(虚拟形象)相关市场热度颇高。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我国目前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数字内容制作服务、数字文化创意软件开发”,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虚拟人相关企业数量超57万家。从企业成立时间来看,46.6%的企业成立于1年内。

  投融资市场火热

  根据VR陀螺发布的《2022年全球VR/AR投融资报告》,2022年中国细分领域投融资数量最高的领域就是虚拟形象,也就是数字人领域,超过AR终端、光学器件等领域。

《2022年全球VR/AR行业投融资报告丨VR陀螺》

  据VR陀螺不完全统计,全球虚拟数字人产业投融资事件相较于2021年的16起,同比增长43.45%。2021年至2022年的投融资规模从18.5亿元扩大至49.9亿元,同比增长169.73%。

图源:VR陀螺

  其中获得大笔融资的世优科技宣布完成A+轮两轮融资,总金额超亿元人民币,这是一家以数字人、虚拟内容打造为主的虚拟技术提供商,打造四川日报虚拟人“小观”、虚拟歌手“小缪”;

  另外,魔珐科技连续完成B轮、C轮融资,总金额1.3亿美元,其主要提供虚拟内容智能化制作、虚拟人打造和运营技术,旗下有数字人IP:翎_Ling、虚拟男团未·央等等。

  由此看来,像这类业务覆盖面广,拥有“底层研发-生产创造-运营管理-内容输出”等综合能力的解决方案商或服务商;或正运营着有一定网络声量的数字人IP并能保证转化率的企业,更受资本市场关注,字节跳动、网易资本等均有参与相关投资。

  MetaHuman(图源:虚幻引擎)

  数字人获得更多认可与支持 

  技术的发展促使数字人行业逐渐壮大,仿真度高的超写实数字人逐渐成为业内主流。科技领域、官方媒体无不在向大众展示科技的力量,进一步将数字人推向大众。

  国内数字人行业迎来更细致的指引。国家尤为重视数字经济,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以《“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为基准,《北京市促进数字人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和《虚拟现实与行业应用融合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6年)》陆续颁布。

  根据《行动计划》,到2025年,北京市数字人产业规模将突破500亿元,初步形成具有互联网3.0特征的技术体系、商业模式和治理机制,成为全国数字人产业创新高地。

  无论是尝新还是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加深数字人应用,各家企业都在努力探索元宇宙的新解题思路。在市场对数字人的良好预期下,其产业实际的发展状况如何?2022年的数字人都去哪“打工”了?

   数字人的“就业”空间有多大?

  既然数字人已经拥有了如此多的角色,如主播、主持人、银行职员、投资人、艺人……那未来数字人能否代替真人,它的“就业”空间有多大也不禁让人遐想。

《2023全球虚拟数字人产业图谱》(图源:VR陀螺)

  陀螺研究院整理发布的《2023全球虚拟数字人产业图谱》显示,数字人基于不同的规划定位和产品决策则具有不同的属性,已在金融、传媒、教育、文旅、医疗、娱乐等领域闯出一片天,还有更多垂类场景有待发掘,数字人产业正在一步步完善。

  如今在Z世代的带领下,新奇的潮流趋势更加多元化。XR技术的发展为个性化、沉浸式的数字人提供了新的舞台。而2022年的数字人的“就业”关键词是直播。

  熬夜直播的电商数字人

  在数字人商业化的道路中,最不缺的就是电商直播领域的数字人。

  不少AI数字人加入直播大军。成本低是品牌方选用数字人进行直播的一大因素,从下图可见淘宝品牌直播间售价和数字人服务定价,粗略计算后日均花费大约在600元左右。

图源:阿里云

  以淘宝直播间为例,搜索智能主播后会发现不少品牌直播间都引入了数字人如OLAY、欧莱雅、屈臣氏和vivo等等,大多数智能主播都是在夜间营业到凌晨左右,弥补了真人主播休息期间的空缺。

图源:淘宝
在电商平台直播的智能主播(图源:淘宝)

  进入虚拟直播间,智能主播会播报欢迎词,并邀请用户关注、分享、下单等,用户可通过评论向智能主播获取商品链接或红包,还可以向智能主播询问一些简单的商品问题(触发关键词识别)。但如果是复杂的问题,只能得到“请联系人工客服”这类回复,除此之外难以执行更细致的指令和互动。

  美妆类品牌采用智能主播的使用率更高,但智能主播只能提供产品图片,无法向用户展示出真实的触感、质地、上色效果等实际体验,而是单纯地播报产品介绍,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观感。

  综合来看,电商数字人能够以低成本的形式实现简单的、低人工智能的直播,也能较好地呈现内容和产品,一定程度上提高产品宣传的转化率。只是相比于真情实感的真人直播带货,真人的专业和灵活变通是目前这类数字人主播难以做到的。

  火热的数字人演唱会

  数字人作为连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一环,有着真人无法比拟的特质:降低传播风险、降低团队成本、可提供定制化服务和内容等。

  2023网络春晚(图源:b站)

  2022年受疫情所限,虚拟演唱会迎来发展机遇,企业利用XR技术搭建数字舞台,为用户打造更具沉浸感的视听体验。以跨年晚会为例,多家电视台、视频平台都推出数字人参演的单项节目,突破传统舞台限制。

  演出内容上仍然以歌舞为主,主要是视听效果大有不同。在舞台上,数字人可以在举手投足之间一键换装、换场景、加特效,观众也可以与数字人进行实时互动(撒花、投掷礼物、玩小游戏等)。

  虚拟演唱会是一种立足于传统演唱会模式的崭新载体,有望成为数字时代更完善的新商业范式。在演出效果方面,无论是直播还是视频,大部分场景都需要中之人(真人)穿上动捕设备进行录制,实时渲染和传输能力成为虚拟演唱会能否顺利展开的关键。

  以“内容为王”的虚拟主播

  在娱乐方面,以虚拟主播(VTuber)等为代表的数字人崭露头角,进一步促使相关虚拟IP和虚拟内容的生产。与前文提到的电商直播数字人不同,视频/社交平台会更重视虚拟主播的内容生产以及社交互动。

虚拟主播的3D演出(图源:YouTube)

  2022年的虚拟主播领域不时传来“出圈”消息:A-Soul的成员珈乐宣布解约,引起粉丝极大不满;ANYCOLOR作为日本首家VTuber公司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VTuber团体Luxiem在入驻B站后首播营收高达111万元人民币……

2022年YouTube虚拟主播的直播收入榜单(图源:Playboard)
2022年b站虚拟主播的舰团上舰趋势(图源:vtbs.moe)

  虚拟主播除了直播还能通过参加代言、商演等方式获得收入。以第三方平台统计的数据来看,个别知名的虚拟主播全年营收甚至达到百万美元(未扣除分成费用);在b站,舰团单个舰长(用户)上舰的费用为138元起/月,且年度全站付费上舰趋势正逐渐增长。

  虚拟主播通常会选择,从游戏、广播、唱歌、角色扮演、杂谈,甚至到外语教学等领域来做直播内容。满足了绝大多数用户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和娱乐心理,并与观众在直播中建立了感情连接的虚拟主播,也会能得到粉丝的支持。

AYAYI代言的产品(图源:小红书)

  依托于互联网平台的数字人,利用AI或中之人完成交互、演出、技能展示,通过直播、代言等方式变现,数字人正在努力拉近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总的来看,海内外的企业运作模式各不相同,以IP运营为例,日韩等国有着更深厚的管理经验;以音乐影视内容为例,欧美等国也有着丰富的资源和技术;而国内更注重在传统领域赋能新技术,产业还处在扩张阶段。

  数字人蓄势待发,但现实世界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道阻且长:行业仍需积淀 

  2022年,是数字人行业爆发的一个小节点,整个行业刚开始走上正轨。数字人前景良好,但距离全面落地还有一段距离。数字人已经在各行各业任职了一段时间,但还有大部分用户并不买账。

  一是技术方面,数字人已经可以做到接近真人的外观,如虚幻引擎的MetaHuman,而市面上普遍的数字人的质量并不算高,大部分的数字人表情无神、动作僵硬,离人们预期的形象有较大落差。但要实现高质量的交互和表现形式,又面临技术难度高、生产周期长、成本高的问题。即便如此,仍有不少企业看中了数字人的变现价值,愿意投入打造虚拟IP或虚拟形象。

虚拟网红Lil Miquela(图源:Instagram)

  二是运营方面,现阶段的数字人大多都是“昙花一现”,亮相后少有活动。加上现有的虚拟直播与真人(中之人)联系紧密,若有其中一方翻车,其业务同样会受到影响。除此之外,数字人的形象、功能和交互受限反过来又影响到内容的持续输出,以及运营成本和受众的存留率。

  整体看来,数字人的商业模式有待进一步扩展,目前更多的数字人是作为绝大部分企业原有业务的延伸,例如直播带货、偶像活动,有明显的同质化趋势。

  图源:网络

  三是法律伦理方面,当数字人与真人越来越像,还能继续保证“科技向善”吗?

  2022年网络上利用技术换脸的诈骗视频层出不穷,在一段视频中“马斯克”声称:“给我你的币,我给你每天30%的回报率。”后来人们发现这一片段是诈骗团队利用DeepFake制作出的换脸视频,马斯克本人也亲自辟谣了。

  不仅有换脸风险,数字资产的版权、数据安全、隐私问题和伦理秩序等都引起了人们的抵触心理,前阵子流行的AIGC——AI绘画同样引起风波,外网甚至发起了抵制AI绘画的活动。

  鉴于大多数企业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前提下探索跨空间、跨IP、跨场景的发展道路,数字人距离成为成熟的行业还有一定距离,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技术、管理、安全等问题都将逐步改善。

   新的风暴:数字人+ChatGPT

  数字人从创建到运营,业内已有成功案例,底层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数字人之间的竞争力和差异则体现在质量。如果要让数字人与真人的交互更真实、更自然,离不开关键的AI技术。

  2022年末,由OpenAI开发的一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一夜之间大火,“新的风暴已经出现”,AI赋能数字人的议题又重新回到人们视野中。当时陀螺君也和它展开了一场有关VR产业的“深度”对话。

图源:OpenAI

  经过长时间的技术积累,数字人的发展已到达一个关键节点,IDC预计,到2026年中国AI数字人市场规模将达到102.4亿元。

  2022年,已有企业尝试将AI对话机器人与数字人结合,放置在虚拟空间中用户能够与它们进行对话,如英伟达正在训练的Magic3D项目、Inworld AI等等。

  AI将对元宇宙产生巨大的影响。虚拟世界的景观、物体和建筑必须充满丰富的细节,而不是简单地色块拼接。元宇宙也将充满虚拟人物,就像电子游戏中充满非玩家角色(NPC)一样。但是,NPC是基于脚本来进行固定对话的,而AI数字人可以通过ChatGPT更灵活地回应用户。

  Inworld AI员工与虚拟角色进行对话测试

  2023年初,微软和谷歌两家科技企业点燃AI大战,其他上市公司也不甘落后,纷纷宣布将ChatGPT技术接入数字人服务或产品中。数字人的AI时代已经到来,其多模态交互能力以及分析能力将进一步提高生产力。

   结语 

  2022年,陀螺君也与一些做数字人的企业探讨过行业发展方向,他们普遍认为数字人的新发展方向是虚拟空间,将原有的数字人技术和应用延伸到虚拟空间里的虚拟活动中去,如虚拟舞台、虚拟购物空间、虚拟展厅等。

  有观点认为,数字人是元宇宙世界的一大构成要素,只要是数字人,无论它是身份型还是服务型的数字人,都需要能汇聚各种IP和各种数字资产的空间,虚拟空间能将碎片化发展的元宇宙生态串联起来,而有了AI或将实现更多可能。

黄仁勋以假乱真的数字替身(图源:网络)

  英伟达2021年的发布会,其创始人黄仁勋连同身后厨房的15秒镜头均为虚构,通过上千张照片和几十位技术人员的努力,成功以假乱真。由此可见,实现“人物场”三者融合的完美融合,需要非常高成本的投入。

  数字人行业日新月异,但整体发展的基本方向不变。

  数字人的背后以新兴技术、文化为支撑,从早年的小说、音乐、影视、游戏再到如今能承载一切的互联网文化,都在刺激着经济的发展。

  现阶段几乎所有行业都在数字人领域开拓市场,但多数情况下,大笔的投入过后没有精细化的管理,过于追求短期效益而压缩质量,只有少部分数字人还保持着稳定的运营,更多默默无闻的数字人正在被遗忘。

  元宇宙沉浸访谈微综艺《未来可C》(图源:b站)

  数字人毕竟是新兴行业,在技术不成熟的前提下,既要遵循传统又想加速超车非常艰难。资本是逐利的,若是初期没有取得良好的效益,也就难以持续投入。

  随着技术发展,成本和门槛降低,数字人内容生产更加丰富,质量也会越来越高,交互形式将越来越生动。珠玉在前,部分数字人已经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但未能完全融入进去,如何加强数字人与其他元宇宙元素以及现实世界的引力,或许是2023年甚至今后的企业应该重新审视的问题。

本文链接:https://www.dtwcn.cn/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