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植物有记忆的证据吗?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堆累趴的植物。
植物真的有记忆吗?

她指出,植物改变行为的最合理解释,就是它们有「之前」的概念。含羞草没有捲起来,是因为它们在「之前」发现没必要这么干,并且记住了这一点。

在摇晃含羞草的一周后,她重新让它们下落。这并没有让它们警觉起来,含羞草依然伸展著叶片。一周又一周,她重复著实验,直到28天后,这些植物仍然「记得」它们学到的东西。这算是保留得相当久的记忆了。加利亚诺提到,蜜蜂在几天内就会忘记它们发现的事情。

但没有大脑的它们是怎样做到的呢?

加利亚诺在论文里写道:植物是没有大脑的,但它们有一套精细的……信号转导网络。会不会有什么化学物质或激素的「联合机制」维持著植物的记忆呢?这个机制和动物大脑有本质的差别,可能是一种分散式的智能,以某种我们尚不理解的方式运行。但是加利亚诺认为,含羞草正激励著我们弄清这个问题。

植物比不上动物,更比不了「高高在上」的人类。加利亚诺发现了植物和动物相似的能力,因而动摇了这种等级差异,挑战了万物的秩序。

我们总以为,因为拥有强大的大脑,所以我们人类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数以万亿计的神经元是记忆、感觉、意识的关键。没有大脑的生物显然做不到这点,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植物没有「记忆」。

但加利亚诺说,也许它们有。她说:「我们的实验结果引出了一个清晰的,也相当不同寻常的结论:不同以往的观点,记忆也许不需要常规的动物神经网络和通路。毫无疑问的,大脑和神经元是一套精细异常的系统,但对于学习过程,也许这既非唯一途径,亦非必备要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