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生物学家在北非的摩洛哥沙漠中发现一块长达一米多的巨型虾化石。图为根据Burgess Shale (middle Cambrian)制作的巨虾模型。(模型制作人:Espen Horn, København 图片来源:H. Zell/ WIKIPEDIA)

古生物学家在北非的摩洛哥沙漠中发现一块长达一米多的巨型虾化石。这一发现于距今5-5.4亿年、「生命大爆发」早期的巨型虾化石是对传统达尔文进化论的又一冲击。

比利时根特大学古生物学家皮特•范•罗伊日前宣布,他与同事在北非国家摩洛哥的沙漠里发现了一种长达1米多的巨型虾化石,专家称其为「奇虾」。这可不是今天的海虾那样的动物,这种庞然大物可以轻易用它的一对大镰刀撕碎扇贝坚硬的外壳。

这一发现是罗伊领导的研究小组与美国耶鲁大学合作取得的成果。此前所发现的最大的虾化石长度只有60多厘米。研究小组认为,这种巨虾曾生活在5.4亿至5亿年前的「寒武纪大爆发」时期,很可能是当时地球上最大的动物之一。

另据记者多年在辽宁省北票侏罗/白垩界线的「热河生物群」,江苏省长兴、四川省广元及古蔺等地二叠/三叠系界线的多次野外考察和研究,这些界线附近都伴随著全球范围的火山喷发和生物界的大灭绝,并留下了富含放射性元素铱的粘土层和火山熔球。

最著名的当属导致恐龙大灭绝的距今约6千万年的白垩纪末期的火山喷发,更是留下了确凿的全球性灾变事件的证据。除了上述这些重大的灾变事件之外,更有数不清的小规模的、侷限在一定时空范围之内的小的灾变事件。

引人注目的是,有多达95%的生物绝灭了,没有延续到界线之上,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生物面貌。

这种频发的而又广泛分布的灾变事件和他们留下的古生物化石记录告诉人们:生命从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进化过程是不存在的。因为在这些广泛分布的灾变事件中,被侥倖留下来的恰恰可能是低级的、简单的生物门类,只有它们才有可能逃过这些浩劫,得以存活。达尔文的进化论只是一种漏洞百出的假说。

寒武纪早期的「生命大爆发」就是从所谓的仅有最低级生命形式的震旦纪(前寒武纪)突然出现了生物门类丰富多彩的生物世界,其丰富程度甚至于超过了现代,而这类形体巨大的、凶狠、结构复杂的「奇虾」就出现在这个「生命大爆发」的早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