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玄找到有二松为标志的寺庙,治愈了膝上的人面疮。
知玄找到有二松为标志的寺庙,治愈了膝上的人面疮。(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上文)

被人出卖 骗到街上去杀了

晁错手下看他这当口又想收拾袁盎,就劝晁错:「要是吴王他们还没造反,教训袁盎说不定还可以杀鸡儆猴。现在人家都打过来了,再修理袁盎也没用了。」晁错听著有理,就有点犹豫不决。这话传到了袁盎耳朵里,袁盎一看要坏菜,当夜去找窦婴想办法。

窦婴就领著袁盎去见皇帝,皇帝正跟晁错商量怎么调动军队应战,看见袁盎就问:「你在吴王那混过,现在你怎么看?」袁盎就胡吹一气:「这都是小意思,那帮乌合之众好对付。」皇帝挺纳闷:「他们要不是铆足了劲不会造反,你怎么说好对付?你有什么高招?」袁盎说:「请老大叫手下都退下去咱再说。」皇帝就让人都走了,只有晁错还在边上不动。袁盎又说:「咱这话只能老大一个人听。」晁错气得厉害,但也只能走人了。袁盎这才说:「他们造反的口号是杀晁错,只要杀了晁错,再赦免他们造反的罪,就万事大吉了。」皇帝愣了半天才说:「要是实在没招,咱也不能为了晁错一个人让天下大乱。」

皇帝已经打定主意卖了晁错,但没有马上动手,晁错万万没想到,就那么一会儿工夫,自己脑袋和脖子的关系就不牢靠了。过了十多天,以宰相为首的几个干部跟皇帝申请说:「吴王造反,晁错鼓捣老大你亲自带兵出征,自己想在京城留守,还主张先把一些地盘送给吴王搪塞。这是大逆不道,晁错应该被腰斩,全家都该砍脑袋。」

皇帝正好借坡下驴便点头同意了,马上派官员去拿晁错人头。这时候晁错还什么都不知道,来的官员也不告诉他是什么事,把晁错诓到了市场就给杀了,死的时候晁错还穿著准备上班去的正装。

晁错死后,一个姓邓的将领从前线回来,跟皇帝汇报工作,皇帝就问:「造反的藩王听见晁错死了,他们撤军没有?」姓邓的回答:「吴王准备造反十几年了,这次借著被削减地盘乘机发飙,杀晁错只是个借口,哪是真要对付晁错啊。咱倒担心从此天下人都不再敢说话了。」皇帝问:「这话怎么讲?」姓邓的说:「晁错是担心藩王们养虎为患,才请求先抄了他们的老底,保证国家主权完整。现在刚一出招就被干掉,好干部都寒了心,倒让藩王们爽翻了。」皇帝大概其实也早就回过味来了,听了这话很闷:「谁说不是啊,咱肠子都悔青了。」

唐朝轮回解冤业

唐朝时,袁盎出生四川省洪雅县,不会说话时,见佛像、僧形必含喜色。五岁时曾赋诗:「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随风。」七岁时遇法泰法师在宁夷寺讲《涅盘经》,他每日去听讲经。十一岁时,削发为僧。「悟达国师」为唐僖宗所赐。

知玄曾与一僧人在京师邂逅。当时僧人患「迦摩罗」的恶疾,没有人知其异也,都十分厌恶他。知玄一直照顾他,从无倦色。后来与这个僧人告别时,僧人对知玄说:「如果你日后有难,可往西蜀彭州茶陇山相寻,有二松为标志。」

后来知玄居住在安国寺。唐懿宗亲临法席,赐沉香木的椅子为座。

有一天,知玄的膝上突然生人面疮,眉目口齿具备,每天餵它饮食,则开口吞吃下去,与人没有两样。多方求医也无效。他突然想起了以前那个僧人所言,就入山寻找。果然看见二松立在烟云间,这才相信所约确实是真的。知玄来到一座庄严的佛寺前,僧人已经立在山门迎接他,两人见面非常高兴。天晚将要睡觉时,知玄将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僧人。僧人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山上的泉水洗后就可以治癒。」

第二天黎明,童子将知玄引到泉水所在处。知玄正要掬水,疮忽说人语道:「不可洗。公曾读西汉书否?」答道:「读过。」疮有又说:「既曾读过,你应该知道袁盎杀晁错的故事。你当年就是袁盎,我就是晁错。我被你错误的腰斩在东市,冤枉太大了,所以累世都来报复你。而你十世为僧,戒律精严,所以没有办法随便报复你。今日你受赐过奢,名利心起,所以能害你。你幸蒙迦诺迦尊者,用三昧法水洗我,自此我们不再是冤家了。」知玄听到这些话,魂不住体,急忙掬水洗之,疼痛彻底消失了,其疮亦痊癒。

知玄回到寺中,寺庙已经消失不见了。于是就在该地建庵后成大寺。知玄感念僧人,明白自己的积世之冤,如果不是遇到圣贤就不能解脱,因此写了忏法三卷。又因为取三昧水洗冤业之义,名曰《水忏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