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党人鲍宣,字子都,做过司隶校尉。年轻的时候,有一次他到京城去办理公务,途中遇到一位书生。这书生独身一人并无同伴,却突然得了心痛病。鲍子都看见了,立刻从车子上下来,替这位书生按摩,可是书生还是很快就死去了。

鲍子都不知道这位书生姓甚名谁,家住何处。翻检他的行囊,只见一卷用白绢写的书信,还有十块银饼,鲍子都便拿了一块银饼去兑换掉,作为殡葬之用。剩下来的九块银饼枕在书生的头下面,那卷用白绢写的书信放在死者的腹部,然后哭祭一番说:「假若你的魂魄有知,应当使你家里的人知道你死在这里。我因为有公务在身,不能为你而久留。」说罢告别而去。

鲍子都到了京城,发现有一匹骏马,老是跟著自己。别人都不能近它的身,唯独鲍子都可以接近它。鲍子都把公事办完后回家,在路上走错了道,来到了一座关内侯爵的府邸门前。那匹马也跟著他。这时天色已晚,鲍子都只好在这里求宿。

在拜见主人之前,鲍子都呼唤侯爵的家奴,替他把自己的名刺(相当于现在的名片)投进去。这位家奴走出门来,一眼就看见那匹一直跟著鲍子都的马,便赶快跑进屋里,告诉侯爵说:「外面求见的那位来客,偷盗了我们家走失的那匹马。」说完递上了那张名刺。

侯爵看了名刺说:「我听说鲍子都是上党这一带的高洁之士,决不会干出这种事来,其中必有缘故。」于是出来接见鲍子都,并问鲍子都是怎么得到这匹马的?

鲍子都说:「去年我到京城办理公务,在路上遇到一位书生,他突然因为心痛而死在路上。」接著就把这件事情的经过,连同这匹马的来由,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侯爵听了大吃一惊,连忙说:「啊呀,那书生就是我的儿子呀!」便马上派人去迎丧。

侯爵打开儿子的棺材一看,那九块银饼和一卷用白绢写的书信,正像鲍子都所说的一样,分别放在儿子的头下和腹上。侯爵甚为感激,向皇帝荐举鲍子都,鲍子都的声名因此很快地传扬天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