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神秘事件,科学家研究「巧合学」。(网路图片)

去年11月17日,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小组和谷歌分别宣布,他们开发出了能识别复杂照片的人工神经网。两组人员直到最近才知道对方在做同样的研究。科技网站「主板」(Motherboard)杂志记者约旦·皮尔森(Jordan Pearson)发现后感叹:「这真是个疯狂的巧合。」而像这样的‘巧合’,生活中比比皆是。近年来,‘巧合学’被科学家们作为新兴领域进行探究。

梦境成真、想到某人,对方便出现,其中包含著非偶然的因素,和主体心理也有密切联系。

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和格雷(Elisha Gray)在1876年同时发明了电话;

1773和1774年,席勒(Carl Sheele)和普里斯特利(Joseph Priestly)分别发现了氧气;

1915到1918年间,两名美国妇女帕蒂森(Mary Pattison)和弗雷德里克(Christine Frederick)都在研究如何利用机械提升做家务的效率。

公元前500年前后,佛陀、苏格拉底、老子……这些伟大的先知、哲学家和宗教领袖相继出世。他们在相距遥远的印度、希腊和中国这些地域为人类文明奠定了基础。在中国文化中,有形的「机」与无形的「缘」从来都是不可分的概念。

心理学家塔纳斯的好友、英国占星协会前主席查尔斯·哈维(Charles Harvey)在英国过世后,哈维在美国的亲友在旧金山金门大桥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聚会,想为他举行小型追悼会。他们本预备去某个地方,但发现已被佔用。塔纳斯想起附近有个小礼拜堂,就建议大家前去。

到了那里,哈维的弟妹刚讲了几句话就停了下来,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大家顺著她的目光看去,发现教堂墙上的一块金匾刻有逝者的名字:「纪念查尔斯·哈维(1845—1910)中尉。」

韩国一对失散数十年的孤儿姐妹,年幼时不约而同地被美国家庭收养,并在异地成长。两人早前先后在佛罗里达州同所医院同一层楼工作,并且奇蹟重逢。

韩国一对失散数十年的孤儿姐妹,年幼时不约而同地被美国家庭收养,并在异地成长。(网路图片)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物理学家维克多·曼斯菲尔德(Victor Mansfield)则尝试从量子力学的角度来研究同步巧合,他认为这种现象从心理学和哲学上给当代世界提出了一个重大问题。曼斯菲尔德说,自己和其他人生活中的巧合太多了,无法用「纯属偶然」来解释,「对我这个在科学唯物主义文化中受训的物理学家来说,实在是些令人困扰的体验」。

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伯纳德·贝特曼(Bernard Beitman)博士早年受教于耶鲁医学院和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他堪称当代「巧合研究」的奠基人。他的专著《与巧合相连》(Connecting With Coincidence)将在明年出版,而他的网站Coincider.com则为人们提供了交流这类体验、了解这一新兴领域的平台。

贝特曼对这类经验进行了归类。其中一类是与远方的亲人产生同步感应(simulpathity)。他说起有一次,自己忽然感觉窒息,随后他了解到,在3000多公里之外,他病重弥留的父亲当时正喘不上气。他自己和身边人经历过的许多巧合,促使他开始了相关的探究。

贝特曼说:「巧合研究这一新兴领域提出这样的认识,思想和环境间有著更加紧密的联系,是目前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未认识到的。……这种奇特的对应关系往往令人惊讶,因为它似乎不大可能发生。但‘巧合’不仅只是相似事件,这两个事件的关联也必须有意义,且这种意义十分个人化,与关系到的人有著微妙的心理联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