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留下的许多传说和故事会使人们对生命的呈现方式产生更深的理解。

在唐朝干元年代,一个担任蜀州青城主簿的官吏经过了一次极为神奇而又难忘的经历,使他居然在有人身的状态下变身为鱼,体验到了鱼类的感知。

************************

(接上文)  只见那个长著鱼头的人开始宣读水神河伯的命令道:『居住在城里和生活在水里,这完全是不同之事情。薛长官从尚游水,性格旷达,喜欢畅游在辽阔的大江之中,厌恶世上的俗情,希冀抛掉乌纱帽,进入虚无缥缈的世界中,暂时变成鱼类,因此让其暂充东潭之红鲤鱼。不过你可要注意了,如你在河中依恃波浪而使河中的舟船倾覆而人丧生,那就会在阴间犯罪;如果分不清诱饵而贪吃水中之物,那就有可能被人类所伤害。』

听完河伯之命令后,再看看自己,不仅大吃一惊,全身上下都已经完全变成了鲤鱼的装束了。于是我就索性纵身而顺波向前游去,想到哪里就立刻身随意动而游到了哪里。而且不论是在波涛之上还是在深潭之下,没有一处不是身随念动,从容不迫的。我几乎是游遍了三江五湖。由于我被分配在东潭,每天不管游出多远,每晚必定要回到那里。

有一天,我感到异常地饥饿,又找不到东西吃,于是开始四处找寻哪儿有吃的。正在此时,突然看见赵干在那儿钓鱼,那诱饵极香,虽然心里知道要戒备,可是不知不觉中,那诱饵已经快到嘴边了,我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诱饵。

又过了一会儿,没想到饥饿感更为强烈了,于是心中暗想,我住不过是逢场作戏,穿了鱼的装束而已,即使被赵干钓了去,他也不会杀我,而是会把我送回县衙的。我就这样想著吞下了赵干的钩饵。只见赵干立即收起钓丝,把我拉出了水面。

他用手抓住我时,我拚命喊他,他一点儿也不理我。不但不理,还用绳子穿过我的腮帮,把握拴在了芦苇丛里了。过了不一会儿张弼来了,说裴县尉要买大鱼,赵干谎说没有大鱼。当时张弼就发现了我躺在芦苇丛里,他拿了我就走。我对他喊道:「我是你的主簿,只不过变了条鱼在这儿玩,怎么不认识我了?」张弼却毫不理睬。

张弼拿著我进了县衙大门时,有两个官员正在门房下棋,我喊他们,他们也不理,只是对著张弼说:「好大的一条鱼啊。」走到台阶时,邹滂和雷济正在博戏,裴寮吃著桃子,大家都为买到大鱼而高兴著,催著交到厨房无烹调。张弼把赵干藏起大鱼的事跟大家说了。裴寮怒气冲冲地说要鞭打张弼,我向诸位喊道:「我是你们的同僚,你们不放我,还要杀我,这样做仁义吗?」当时我还流著眼泪,但没有人理我。

他们把我交给厨师王士良后,他拿起刀,把我丢在了砧板上,我对他大声喊著,他也不理我,把我的头按在砧板上,手起刀落,我的头就被宰了。

拿鱼头刚落地,我这边也苏醒过来了。于是把你们都叫过来了。大家听得惊奇入神,过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一时听的人都陷入了沉思,产生了怜惜之情。他们都说确实看见鱼嘴在动,但实际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同僚们回衙门后,那条烹调好的鱼谁都没吃,而且有几个人从此以后终生不吃鱼了。薛伟从那天起开始康复,后来多次陞官,一直做到了华阳县丞为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