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邑县新场镇桐林村4组一村民,趁著月色开起拖拉机梨田。突然拖拉机下陷,被众人合力拉了起来。第二天,村民才发现:拖拉机陷入地方出现一个不小的「天坑」!

「天坑」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它「吞」进去大量的水,水却在瞬间消失。

稻田「天坑」越变越大 村民疑与地震有关

上周五晚10时许,村民侯先生请人用拖拉机犁自己的田,其间拖拉机突然陷了下去,在众人的帮助下才被拉了起来,当时没有人注意到有没有大坑。

第二天上午8时许,侯先生给稻田灌水,准备下田插秧,可是满满的一田水,一会儿就少了一大半。

「咦!水咋没了呢?」侯先生这才发现,在距离田埂两米左右的田里,有一个直径30厘米的圆洞,当时深约30厘米。他赶紧又继续放水,谁知田里一直没被灌满,坑则越变越大,越变越深。「水流进去后‘空空’作响,一听就知道水很深了。」侯先生说,他再次来到秧田时,洞口已达半米宽,坑里积满了水,用两米多长的棍子也捅不到底。

更意想不到的是,过了10分钟,里面的水竟然又干了!

「咋莫名奇妙地出现这么大一个天坑?会不会跟地震有关哦?」附近村民纷纷赶来看稀奇。村委会工作人员也赶到了现场调查。

「天坑」像坛子 里面的水10分钟流干

昨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圆形的「天坑」周围,被田主人用淤泥筑起了一道圆形的水坝,避免水流入。稻田三个角上,竖立著「危险」的警示牌。「几十年来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幸好没人掉进去。」65岁的村民瞿孔云老人说,这些警示牌是由村委会立的,目前村委会已经向上级部门报告了此事,正在等相关部门进行勘测。

「这个坑呈坛子形状,上狭窄中间宽,最深的时候有5米深,最宽的地方有2米多宽,现在回填了一部分淤泥都还有两米多深。」瞿孔云说,最让村民们想不通的是:这个坑装满水之后,最多10分钟就全部流完,「我们这是老田,装满一田水至少要管3~4天,现在畅起流都装不满。」

副镇长:疑因地下透水

对此,新场镇王逢清副镇长表示,桐林村地下透水层一直不好,以前打过8~9米深的水井,水质很差,此后就改用上了80米深的机井。全村1400 馀人的生活用水全部来自阀门厂的深井水,打井的比较少。「不过,大坑形成很可能是碰巧遇上该处地下透水层透水效果很好,加上水一冲就旋大了。」王逢清副镇长猜测。

瞿孔云说,以前这个地方又没有勘测过石油,又没有打过井。

「我们村从1979年就一直喝阀门厂打的80米深井内的水,原来50米深处的井一到冬天就没水了,村民打下10米深的井就更喝不到水了。」瞿孔云说,「如果是被水旋空了的,为啥原来挖秧田沟挖下去20厘米深,又没有旋出洞来?」

专家解释 「天坑」可能是古墓入口或被填水井

据悉,成都市地质环境监测站罗永康高级工程师已赶到现场考察。

「这种地质结构不可能形成天坑,应该是人工挖出的有一定规模的大孔,回填时未填实,水渗入地下带走泥沙,孔就越变越大了。」现场勘察后,罗永康表示,天坑的形成与喀斯特地质结构有关,石灰岩发生岩溶现象,经过几千年上万年作用后在地下形成大孔,在震动作用下发生塌陷,然而该处为泥石结构,不可能是天坑。

「有可能是古墓入口,也可能是人工挖出的水井,我认为水井的可能性大一点。」罗永康表示,这个大坑的形成与地震没有任何关系,更不会是地震的先兆。

宜宾长宁7天现26个「天坑」

4月27日凌晨开始,宜宾市长宁县硐底镇红旗村和石垭村陆续发生地层塌陷,相继出现26个「天坑」。此后,「天坑」的数量没有增加,但部分「天坑」在继续垮塌扩大,最大的「天坑」直径已从最早的40米扩大到约60米,转移的村民也从5户增加至112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