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流传一个神奇「疯婆婆」的预言。(网路图片)

在河北省保定地区流传著一个神奇「疯婆婆」的故事。
  
其实是真人真事,现在很多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亲眼见过她。她是保定地区高阳县人,死在保定市清苑县国公营村。现在保定东郊国公营村还有给她修的庙宇,每年农历三月三的庙会是因她而起的。庙会很大,她的庙香火很盛,三月三庙会那天,不仅保定的人,许多天津、北京,甚至上海的人不远千里都来给她烧香。

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保定地区许多地方都曾见过一个「疯老婆儿」,背著一个小包袱,里面装著香火,手里舞著一根棍子,边走边唱「顺口溜」。

她独自一人,常常借住在农家或庙堂里。人们给她饭吃,得先给一支香(指敬神用的香),否则不吃。遇到庙堂,她就先把里边打扫干净,然后烧香拜神佛。她和当地「嘛嘛」(指用民间小道治病的人)时有来往。

她唱的「顺口溜」挺古怪,当时的人理解不了,就说她「疯」,叫她「疯老婆儿」。随著岁月的流逝,年代的推移,人们逐渐发现,她唱的「顺口溜」都应验了,没有一句是虚的。

有一次她走在街上,一个地痞骂她,她说,你不要骂我,明天你就得撞死在车沟里(指路边的排水沟),果然,那个地痞第二天被撞死在车沟里。

我的父亲今年七十五岁,很小的时候也亲眼见过她,她在我们村还住过一段时间。当时有几个很坏的少年常欺侮她,当她在庙里烧香拜神时,在背后用土坯头偷偷的拍她,有时把她拍的半天才能起来。她就说,谁拍我来著?迟早得把你枪崩了。后来确实都应验了,那几个少年不是被日本人给用枪打死了,就是在文革中乱枪打死了。

现在一提起「疯老婆儿」,很多都明白了,原来她不是真「疯」,是修炼的人,是神在指使她告诉人们什么,在「度化」著这一方水土的善良的人们。

她唱的「顺口溜」,在群众中广为流传,由于没有文字记载,很难收集完全和准确了,现将收集到的一些整理如下:

「中华民国大改良,拆了大寺盖学堂,怎么拆的怎么盖上」

注:指民国时拆寺院盖学校,后来确实出于旅游的目的现在许多又盖了起来。

「花钱没有眼儿,抽湮没有杆儿,穿鞋没有脸儿」

注:过去花带眼的铜钱,用烟锅抽碎菸叶,穿家做的鞋;现在用纸币,抽烟卷,穿奇形怪状的鞋。

「楼上楼下,灯头朝下」

注:过去住平房、点油灯,现在许多人住楼房,用电灯。

「盖屋不用柁,媳妇使著婆,盖房不用梁,媳妇当亲娘」,「千年的古道走成河,千年的媳妇熬成婆」

注:过去儿媳妇比婆婆在家地位低,现在反过来了。

「拿著儿女当亲娘」

注:过去各家孩子多不太看重,现在计画生育每家一个孩子,对孩子溺爱。

「劁骡子劁马,还要劁人」

注:指的计画生育。劁:指养殖中对动物进行手术,使之没有生育能力。

「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敲了又敲,淘了又淘」

「粗萝筛细萝掸,剩下的是活神仙,好人在树尖也死不了,坏人钻老鼠窟窿也跑不了

「粗萝筛了细萝掸,十人就有九人死,剩下一人当神仙」…… 

前边几句是预言过去几十年的事,都应验了。最后三四句显然是在告示善良的人们,人类将面临巨大的灾难,也可以说是「大劫难」吧。

其中最后两句和韩国著名预言《格庵遗录》中说,「十户难剩一」与中国明朝刘伯温的《太白山碑文》中的「贫者一万剩一千,富者一万剩二三」,惊人的一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