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大怒将不孝子击毙。
雷公大怒将不孝子击毙。

一、雷诛不孝

湖南凤凰厅有个张二,禀性凶恶。张二父亲已死,他就和寡母一起生活。他的母亲已七十多岁,但张二却把她看成一个老佣人,稍不如意,就大加斥责。邻里对张二的所作所为,旱已愤恨之极,准备联名告到官府。这位老母却溺爱儿子,隐忍求全,反而为儿子辩护。从此,邻里也就不管他家的闲事了。

乾隆三十五年六月七日,正值张二生日。他约了一群狐朋狗友,到家中喝酒吃面。张家因为贫穷,娶不起媳妇,厨房里只有老母一人张罗。当酒喝得差不多时,张二就大声叫喊:「快端面来!」老母回答说:「柴禾太湿,火不旺,稍等一下吧!」张二一听,勃然大怒,立刻追到厨房,对他母亲大声训斥。老母一急,连忙给他盛了一碗面,战战兢兢地端到他桌上。因为慌忙,调料里忘了放葱薑丝。张二更加恼怒,端起那碗面来,劈面向老母摔去,把老母打倒在地。老母伤心地仰天大哭。

这时,天空忽然转阴,乌云如墨,雷声也隐隐响起。张某自知他的不孝行径,激起了天怒,连忙把老母扶起,跪地求饶。他的老母也跪地哀求。张就躲到老母身后,抱著老母的脚不放。雷电绕著张家的屋顶,回旋不去。

老母起身焚香祈祷,一霎间,雷火急如流星,飞速穿入中堂,把张二摄去。接著一声巨响,把张二击死在大街上。邻里闻讯赶来,看到张二的下场,无不同声称快。

当时,举人朱锦,正在当地的敬修书院讲学,听到张二被雷打死的消息,也立刻赶去观看。只见张二面目焦黑,左太阳穴被击穿了一个针大的洞,还散发著硫黄气味。他的尸体像一条死去的殭蚕一样蜷缩著,拉一拉尸体就伸展开些,一松手又缩成一团,这是因为他的骨关节都被雷电击碎了。

二、买墙受骗 

京城中有个富人,想买砖砌墙。某甲走来,对他说:「某王府的外墙,现在正要拆旧换新,您何不把王府拆下的旧砖,买下来?」富人虽然动心,却还有点疑惑,就说:「恐怕王爷未必肯卖。」

某甲说:「这话您是说著了!王爷卖砖,我也不大相信。但我在王爷门下当差,已经很久,这回可是真的!您如果不信,您就派人随我到王府门口,等到王爷出门,我当面跪拜请示。王爷如果点头,我们再测量估算,也不算太迟。」富人觉得这话有理,就派了两名奴仆,手持弓尺,随某甲到王府门口等候。

京城买卖旧砖,有个成例:双方用尺测量砖墙的长度、高度、厚度,计算出旧砖的数量,然后按新砖价的对折,付款。这天,正遇上王爷退朝回府。某甲上前拦马磕头,用满语与王爷说话。王爷果然点了点头,并用手指著王府的外墙说:「你们随便测量好了。」某甲就手持弓尺,带著两名奴仆,去测量砖墙,得十七丈七尺,合银一百两,并报告了富人。富人非常高兴,当即决定:按半价,付银五十两。

富人就选了个吉利日子,派奴仆率领大批民工,到王府门前拆墙。王府的侍卫长,大怒,下令把他们抓了起来。问他们为什么来拆墙?富人的奴仆说:「这是王爷点过头的。」侍卫长立刻禀报王爷,王爷大笑道:「那天那个拦马问事的奴才,自称是某贝子的家奴,说是贝子府要修筑院墙,因喜欢咱这墙的式样,想派人来丈量,以便照样修筑。我想这是琐碎小事,并无不可,所以用手指了指墙,叫他带人来测量好了。虽有这么回事,但我没有说要卖呀!」富人请求王爷恕罪,又化了许多费用,交给某甲去打点,但是某甲,却找不著了!某甲已捲银而逃,不知去向。

第二天的夜里,那个富人做了个梦,有个白胡子老者,对他讲:「你上辈子欠某甲的账,这回还清了!」

(以上均据清代袁枚《子不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