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还?亡魂紧盯造谣者儿子最后沦为...
杨甲走了后,他秀丽的儿子被引诱去当娈童。

过了几年,杨甲也死了,他妻子改嫁,扔下一个儿子,长得秀丽可爱。一位轻薄的公子哥儿引诱这小孩当了娈童,毫不避人地招摇过市,人人看到这小孩都不禁叹息。

这事发生在康熙年间中期,有人说刘泰宇是肃宁人,有人说是任丘人,有人说是高阳人,不知究竟是哪儿,大慨是在河间府以西的地方。考察一下他的生平,可以说是死后可以在社庙里享祭的人吧!我的三堂伯灿宸公喜欢谈因果,曾举这个事叫人引以为戒。年长日久,我也忘了这事。嘉庆三年五月十二日,我住在密云的行军帐篷中,半夜醒来,忽然想起这事,又可惜他的名字事迹会湮没,到了滦阳后,就把他的事迹粗略地记录下来。

个性凶悍的杨甲看见刘先生的亡魂也不以为然,但是捕风捉影传出谣言的他,在自己死后,儿子却走上当初他谣传别人搞娈童的主角之一,真是「父债子还」,令人不胜唏嘘。不论这是否为因果报应,谣言的杀伤力确实强大,眼见不一定为真,若非了解前因后果,切莫任意揣测与谣传。

《阅微草堂笔记》卷二十三.滦阳续录五·刘泰宇部分原文:

老儒刘泰宇,名定光,以舌耕为活。有浙江医者某,携一幼子流寓,二人甚相得,因卜邻。子亦韶秀,礼泰宇为师。医者别无亲属,濒死讬孤于泰宇。泰宇视之如子。适寒冬,夜与共被。有杨甲为泰宇所不礼,因造谤曰:「泰宇以故人之子为娈童。」泰宇愤恚,问此子知尚有一叔,为粮艘旗丁掌书算。因携至沧州河干,借小屋以居;见浙江粮艘,一一遥呼,问有某先生否。数日,竟得之,乃付以侄。其叔泣曰:「夜梦兄云,侄当归。故日日独坐舵楼望。兄又云:『杨某之事,吾得直于神矣。』则不知所云也。」泰宇亦不明言,悒悒自归。迂儒拘谨,恒念此事无以自明,因郁结发病死。灯前月下,杨恒见其怒目视。杨故犷悍,不以为意。数载亦死。妻别嫁,遗一子,亦韶秀。有宦室轻薄子,诱为娈童,招摇过市,见者皆太息。

泰宇,或云肃宁人,或云任丘人,或云高阳人。不知其审,大抵住河间之西也。迹其平生,所谓殁而可祀于社者欤!此事在康熙中年,三从伯灿宸公喜谈因果,尝举以为戒。久而忘之。戊午五月十二日,住密云行帐,夜半睡醒,忽然忆及,悲其名氏翳如。至滦阳后,为录大略如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