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地震救援。(网路图片)

1976年7月28日,在中国北部一个叫唐山的小城,一场24万馀人死亡,16万馀人重伤的浩劫在这里发生。中国的医务工作者曾对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遇难脱险的一些人作过调查,他们多是被房屋倒塌砸伤埋在废墟下的倖存者。

倖存者当中的半数以上的人回忆说,遇险时不但不害怕,反而思维特别清晰,心情格外平静和宽慰,无任何恐慌感;甚至有的人在这危难之际,还有某种欢乐或愉快的感觉,并觉得思维过程异常迅速,浮想联翩。此时,生活往事有如播放影视,一幕一幕快速地翻转浮现于脑际,飞逝而过,且内容多是令人愉快的情节,如童年嬉逗趣事、婚恋场面、工作佳绩、获奖喜悦等。这种现象被称为生活回顾或「全景回忆」。

一位唐山大地震时只有23岁的刘姓姑娘,被倒塌的房屋砸伤了腰椎,再也不能站起来。她在描述自己得救前的濒死体验时说:我思路特别清晰,思维明显加快,一些愉快的生活情节如电影般一幕幕在脑海中飞驰而过,童年时与小伙伴一起嬉笑打逗,谈恋爱时的欢乐,受厂里表彰时的喜悦……

更有趣的是,近半数人有意识或灵魂从自身份离出去的感受,觉得自身形象脱离了自己躯体,有人将之比喻为「灵魂出壳」。

他们强调自身功能的感觉是在身体之外的某处空间,而不是在大脑,并认为其生理的身躯是无活力和无思维的。甚至有的报告者还称,在自己生理身体之外的半空中或天花板上,「看到」自身的形象。这种躯体外的自身形象也具有某些生命指征,如脉搏、呼吸等,有时还可返回到自己生理的身体中去,或同其以某种方式相连接,与自己生理的身体相比重量轻,但身高和年龄相同。

也有称当时自己生理的身体并非健全,如丧失听力或缺少某个肢体等,而非真实的身体却不存在这种缺陷。一位被调查者这样描述:「当时觉得自己身体分为两个,一个躺在床上,那只是个空壳,而另一个是自己的身形,它比空气还轻,晃晃悠悠飘在空中,感到无比舒适。」

约1/3的人有自身正在通过坑道或隧道样空间的奇特感受,有时还伴有一些奇怪的嘈杂声和被牵拉或被挤压的感觉,称为「隧道体验」。有人还感到在这黑暗的坑道内行进已快到了尽头,看见了光亮,「光明即将来临」。

某个被调查者称,当时「似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渺无人烟,走向哪里?慌不择路时出现一个大黑洞,走进去不觉得害怕,洞里还溅起层层水花,走啊,走啊,在彷彿见到光亮时,我急速跑出了洞,又见到了天日……」

还有约1/4的被调查者体验到,「遇见」非真实存在的人或灵魂形象。这种非真实存在的人多为过世的亲人,有如同他们一起进入非尘世领域继续生存;或者是在世的熟人或陌生人,貌似同他们团聚。其「灵魂」形象常被某些人描述为是一种「光辉」,另一些人则将其看作是宗教的「化身」。

唐山大地震的倖存者李某这样回忆自己的濒死体验:「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下肢似乎不翼而飞,身体的各个部位散落在空间里,接著好像沉在万丈深渊里,四周一片黑暗,听到一声声难以描述的莫名其妙的声音,这种感觉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这时开始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但这些回忆纯粹是一种意识流,根本不受大脑支配。」

同一次地震中的倖存者王某陈述说:「朦胧之中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穿长袍马褂的男人。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我面前,虽然离得很近,但相貌却怎么也看不清楚,面部模糊一片。他带我走进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身体在不由自主地跟著他走。行至黑洞的尽头,我才发现眼前是一个金壁辉煌的地下宫殿。」做调查的研究人员从唐山大地震的倖存者中得到81例有效的调查数据,他们将其归纳为40种类型:回顾一生、意识与躯体分离、失重感、身体陌生感、身体异常感、世界毁灭感、同宇宙融为一体感、时间停止感等等。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都能体验到两种或两种以上感觉的并存。

唐山大地震倖存者濒死体验调查中,虽只获得81例有效的调查数据,确是目前世界濒死体验研究史上采集样本最多的一次。81例受研究者中,有47例在濒死体验前后性格有改变。濒死体验具有思维特别清晰感的人,性格多变得温顺;而「遇见」非尘世的人或灵魂、思维或行为不受意识控制而被审判感等体验的人,性格多变得盲目乐观或急噪。在「死而复生」之后,绝大多数人对当时得濒死体验记忆犹新,时隔近四十年仍刻骨铭心。这些来自中国的调查结果与世界其它国家学者的调查惊人地相似。

(参考文献:《大众医学》1993年第5期p34-35,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