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用酒坛酿出美酒来。

李老二看钱员外已死。又无人找他要帐。用钱员外的白银买了地,置了很大的宅院,又娶了几个小妾。真是:昔日寒门冷落,今日门庭若市。

有一天,他的一个小妾要临产了。因为妻子都没给他生个孩子。这个小妾要给他生儿子了,他能不高兴吗?偌大的一个家业没人来继承可不行。这一天,他突然做了一个梦:他正在一个房间里喝茶,门突然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人,他仔细一看:是钱员外。那钱员外肩上搭著一个钱褡裢,笑呵呵地对李老二说:「我来讨债来了。」他猛然惊醒了,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一个女佣人走进来说:「恭喜老爷,二少奶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

本来是个很高兴的事,可一想到昨晚的梦,李老二就浑身不自在。总是想著梦与他儿子有甚么联系。因此,他对这个儿子存有戒心。可是,这个儿子却出奇地孝顺,到了上学的年龄,李老二给他请了几个老师教他,这孩子也争气,学过的东西过目不忘,先生也常夸他是个奇才,将来能考个一官半职的。时间一长,关于梦中讨债的事也就淡忘了。到了十八岁那年,李老二的儿子要进京赶考,果然这孩子一考即中,封了个七品官。李老二家红灯高挂,喜庆盈门,亲朋好友都来祝贺。席间一个人说:「如今时兴用钱买官。我看李兄你家也不缺钱,不如花点钱给你儿子买个大一点的官。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做引见人。」在座的人都说是个好主意。李老二想:自己的唯一的一个儿子才华横溢,当个七品太枉才了,买个大一点的官也行。于是,李老二又花重金为儿子买官。几个月后,那个收重礼的宰相果真把李老二的儿子提拔成四品官。这又是一个喜事,李家更是欢天喜地地庆祝了一番。因为官也有了,提亲保媒的人也多了。可是,儿子一个也不同意,却偏偏相中了朝中一个大臣的千金小姐。于是,李老二免不了又花重金送礼,请媒人说媒,花了许多钱,那女方家总算同意了,可却要了一大笔彩礼,没有办法。李老二只得咬咬牙「照拿不误」。事情总算办妥了。

迎亲的日子定在下月初五,这一天渐渐临近了。还差几天就要给儿子娶亲了,李老二很高兴。高兴之馀,晚上他多喝了几杯酒,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十八年前的那个梦境又出现在他的眼前:钱员外笑呵呵地对他说:「你欠我的债,我讨了十八年,总算要回来了,还带了一点利息。」说著还伸手拍拍肩上的钱褡裢,果然来时钱褡裢是瘪的,现在都鼓了起来。钱员外接著说:「债也讨完了,我也该走了。」李老二猛然惊醒。正在这时一个佣人慌慌张张跑进来说:「老爷,不好了,大公子有病了,快去看看吧!」

李老二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儿子房间一看。他的宝贝儿子已经死了。李老二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甚么都明白了:钱员外托生成他的儿子来向他讨债。

他回想起来:从他儿子出生、到请教书先生、赶考、买官、定亲,他儿子足足花掉三万两白银也不止呢?所以钱员外临走还说带了一些利息呢。

从此,这个李老二闹了个人财两空。他整天象乞丐一样在大街上见人就讲他骗财害人的往事,劝人们别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否则,欠人家的总是要还的。可人们都认为李老二他疯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