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如电天理难容, 干了坏事罪责难逃。
神目如电天理难容, 干了坏事罪责难逃。

严武杀妾,道士斥责!干了坏事,都是罪责难逃

西川节度使严武,年轻时仗气任侠。他在京城时,曾经与一位军使作邻居。军使有个没有出嫁的女儿,生得非常美丽。严武窥见了她的美貌,便买通了她的左右,把她引诱到自己的住宅。

过了一个多月,严武就带著她跑了。他们东出函谷关,想隐匿于淮泗之间。军使发觉以后,到处找寻,等到审问了家人,便报告了官府,又以状书上奏皇帝。皇帝降诏令万年县捕贼官,专门前往捕捉,乘著驿卒,一日数站,在路上已经得到严武的踪迹了。严武从巩县刚刚僱船而下,听说朝廷特使将到,惧怕逃不脱,便用酒把女子灌醉,在半夜,解下琵琶弦勒死了她,沉进河底。次日,特使赶到,搜捕严武的船,没有发现任何犯法犯罪的迹象。此事就了结了。

严武后来当了剑南节度使,病重,他的性格本来刚强,尤其不相信巫师之类,凡是有提起的,必然得罪。忽然有一天中午,有个道士,来至衙门,自称从峨嵋山来,想见严武。守门人开始不敢通报,道士厉声呵斥,不得已,只好去禀报。严武也感到奇怪,就令人带进来。只见道士走到台阶,就呵斥起来,好像和什么人争吵,过了好久才住。宾主寒暄毕,道士对严武说:「您有病,灾厄极重,冤家在侧,您为什么还不自悔,以香火谢罪,反而如此固执!」严武怒而不答。道士又说:『「您试著想想,曾经有过负心杀人的事没有?」严武静思了好久,才说:「没有。」道士说:「我刚才走到阶前,冤死的鬼魂,见了我就控诉,我开始以为是山精木魅为您作祟,便加以呵斥,但她说:上帝有命,因为她被您所冤杀,已经得到报仇的准许了。您怎么说是没有呢?」严武问:「这鬼是什么模样?」

道士说:「年岁才十六七,脖子上有一条东西,好像是乐器的弦。」

严武大悟,向道士磕头道:「天师真是圣人呀,是有这回事!为之奈何?」

道士说:「你见她一面,可以向她请求。」便让他洒扫堂中,把多馀的东西都撤去,焚香其中,然后,严武坐到堂上,让他心里清净,穿上官服,手持牙笏,留一小童在身旁侍候。堂门外东间有一小阁,也命人洒扫干净,垂下帘子。道士坐在堂外,含水喷洒,又用柳枝扫出一块地,自己坐下,瞑目叩齿。不一会儿,阁子中出现了叹息之声。道士说:「娘子可以出来了。」过了好久,见一女子披散著头发,脖子上缠著琵琶弦,掀起帘子而入。到了堂门,她把头发拢在背后,向严武拜下。严武一见,又惊又惭,马上遮住自己的脸。女子说:「你也太忍心了。我相从于你,是我自己行为不检点,但对你并没有对不起的事。你害怕得罪,把我丢到一个地方就是。为什么忍心杀死我?」严武一再愧谢,愿意用佛经纸钱,请求放过自己,道士也替他恳请。女子说:「不行。我被他亲手杀死,已经上诉于天帝,给我三十年的时间,现在已经不行了。期限在明天傍晚!」说罢就走了,到阁子门,奄然而逝。

道士斥责严武,说:「你心狠手绝,把人勒死,还想长期隐瞒。神目如电,天理难容!任何人干了坏事,都是罪责难逃!」于是,辞去。

严武便赶快处置家事,到了次日黄昏,他就死了。

(出自《逸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