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生死是由命运来决定的;富贵是由天定的。
人一生中的生死富贵都是天定的。

冬曦说:「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你真是个贤人,能不能知道自己的祸福呢?」思明说:「贤人不敢当,思明来年,才应当在尚书下被授予一官,所以一直也没有请求。」

冬曦问:「来年将当甚么官?」思明说:「这个事我忘了。现在请让我在这里写下来年在尚书手下授官的月日,以及授俸禄多少,再请尚书一同封存。请你把客厅的墙上挖开一小块,在里面藏上这些字记,再找泥封上,假如来年授官的日期有一字之差,我就死在这阶下。」

他说完就拜辞走了。冬曦嘴上没说甚么,可心里却怪他太狂妄荒诞了,常想要另外批注别人来做官。

忽然有一天,皇上到温泉来了。他看见白鹿昇天,于是改会昌县为昭应县,敕令下达到吏部,令批注那里的官员。冬曦马上就给思明批注到那个县去了。

等到这事完结,冬曦召思明来问他说:「昨天皇上去温泉,白鹿昇天,改那里的县名叫昭应。那个县和长安一万年也不会相同,现在我已经为你登记到那里当官。你说的话不是瞎话吗,怎么能预先知道呢?」

思明拜谢说:「请尚书把墙挖开检验一下吧!」冬曦立刻拆了墙上封记打开验看,只见上面写道:「来年某月日,皇上到温泉,改其县为昭应,蒙注授其官。」上面还写著所授的俸禄,竟无一字之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