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公园里,一只棕色梗犬靠近一只拉布拉多犬。梗犬摆出瑜伽姿势,蜷缩前爪,撅起屁股。拉布拉多犬则兴奋的吠叫,很快两只小狗就一起翻觔斗,互相挠著耳朵,互相追逐,热切地摇著尾巴。两只狗再次见面时,就会再来一遍这个过程。看著两只狗玩耍,你可能觉得它们的动作很随意。但研究人员几十年的研究表明,狗们嬉戏的背后隐藏著语言,表达诚实、欺骗、甚至同情心,类似人类的行为准则。

梗犬摆出的瑜伽姿势称为「玩耍鞠躬」,在游戏语言中这是最常用的词之一,它代表煽情、坦白、警告和道歉。狗往往采取这一姿势作为玩耍邀情,狗咬对方前也会低头鞠躬,这表示「我要咬你,不过只是闹著玩」,或者在一些很粗暴的打斗动作后这样做,表示「对不起,我打倒你了,我不想这样做」。

所有这些行为都表明,狗有一种行为准则,现在一名认知行为学家开始破解它。贝科夫(Marc Bekoff)教授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教学32年。在1970年代初期他开始研究动物的行为,他花费​​4年时间拍摄大场地豢养区内的狗、狼和土狼,仔细回放录像,研究动物的每次咬、叫和舔的动作,二十分钟的电影贝科夫可能用上一个星期来分析。

《华盛顿邮报》报导,通过对动作的研究,贝科夫洞察了动物是如何保持其紧密的社会联系,比如给对方梳毛。但是,最让贝科夫感兴趣的,是看动物玩耍。狼会互相追逐,奔跑,跳跃和翻滚,只为取乐。

贝科夫说,「游戏是体能的主要支出,而且可能很危险。可能扭了肩膀或摔断腿,可能增加被捕食的机会。那么,为什么它们这样做?一定是感觉很好。」贝科夫不只对动物行为感兴趣,他也对情感感兴趣,特别是这些动物脑袋中的想法。

当贝科夫对狗有兴趣时,学界早就认为狗不值得研究,因为狗不再生活在自然的环境中,头脑已经退化,唯一值得研究的动物是野生的。但是,当贝科夫以超级慢动作播放狗们嬉戏的视频,他开始意识到,犬的头脑里的思维超过科学承认的事实,例如「玩耍鞠躬」这种礼仪动作。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在嬉戏中犬会「角色反转」或「让步」。当大狗与小狗玩耍时,大狗会躺著,让著小狗,它允许小狗更多地跳到它身上。

贝科夫还发现了许多瞬间行为,如眼神转换,斜视意味著「你太粗鲁了」,特定摇动尾巴的动作意味著「我愿意你接近我。」玩耍中一只狗骑跨玩伴的动作意味邀请附近的狗一起玩耍。这样的信号在游戏中很重要,少了这些动作,厮打可以迅速演变成恶斗。

在野生环境中,土狼排斥不遵守游戏规则的成员。狗也是一样:如果三只狗在玩耍,其中一只扑咬太猛,另外两只很可能孤立它,停止与它玩耍。

狗必须能够体验到情感系列──喜悦、愤怒、内疚、嫉妒,它们还必须能够领会其它同伴的这些情绪,区分故意、非故意、欺骗、诚实。其他科学家最近进行研究已经显示狗具有这些能力的证据。

科学家们发现,例如,受过训练的狗与人握手时,如果旁边的狗得到奖励而自己没有得到就会停止握手,研究人员认为,这是狗感到不公平的标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