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极地融化冰川旁的北极熊,还是北美西部日渐暖化的山顶的鼠兔,如果人类不帮助它们的话,迟早有一天,它们会变作历史的脚注--科学家如此说。

先把动物们推到生存的边缘,再努力把它们抢救回来,这样的经验对人类来说并不新鲜。长期以来,对于动物,人类有不同的补救措施,最常见的包括设立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如斑点猫头鹰)和立法禁止猎杀野生动物(如美洲鹤)。

但是,随著全球气候日渐变暖,动物传统的生活区域可能在若干年后不再适合居住,关键的食物来源和所需资源也会消失不见。于是在全球日渐变暖的情况下,需要拿出新的动物保护解决方案。

寻求野生动物保护新方案

「过去对野生动物的数目和资源进行管理的方式,似乎已经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了」,加州佩塔卢马市雷耶斯鸟类观察点的自然保护科学主任说,「我们不能再只是说‘嘿,我们设法控制威胁,就能万事大吉’或者‘为这些动物设立自然保护区,情况就好转’。」

因为传统方法无法奏效,野生动物保护的气候变化议题在许多年里停滞不前。不过,近些年开始出现新的迹象。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FWS)开始领导各州政府和其他组织迈出与目前的物种保存模式截然不同的脚步。

FWS的计画是通过综合和预测性的 「适应性管理」计画,帮助受困的野生动物。其核心工作是创建8个新的区域景观保护合作社(LCC),未来总计要建立20个,在全美范围内寻找多样化的合作伙伴,共同应对全球变暖带来的预期影响。FWS正在和美国地质调查局、各州政府和其他的机构一起召开联合会议,商讨如何展开合作。「LCC还处在起始阶段」,FWS的副主任丹·阿什表示,「我们必须更具预测性,调查清楚气候变化在未来如何影响物种生存,如大灰熊、北极熊和大马哈鱼。」

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未来的预测。不久前,美国国会向各合作社提供了2500万美元资金支持,帮助其核心科学家团队创建可能的区域气候影响模式,并为未来野生动物管理计画提供科学分析。

帮助野生动物应对气候变化是LCC工作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其工作远远不止于此,「野生动物保护面临著一系列广泛的挑战,LCC会对其提供科学支持,除了气候变化,还包括水资源短缺、物种入侵、动物疾病等」。

建野生动物走廊帮助迁移

运用先进的计算模式,LCC的科学家将报导二十年后气候变暖如何改变区域生态系统,并估算出在物种的原始生存区域,所谓的物种复原计画是否有效。然后,LCC根据这些调查作出决定:是否要建立野生动物走廊,帮助动物穿越高速公路和城市进行迁移,到达气候更凉爽的北方。或者决定是否有必要采取更激烈的举措,比如由人类搬迁一个物种:先捕获它们,然后把它们移动到另一处。

加州斯坦福大学卡内基科学研究所的斯科特·劳艾瑞博士的一项针对鼠兔的预测研究颇具先锋性。他发现:如果温室气体排放达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预测范围的较高值,美国西部的鼠兔的数目将下降59%。即使根据IPCC的最乐观估计,仍然会有15%的鼠兔会消失。如此高的衰退率,呼唤更根本的适应性技术的出现。对鼠兔来说,应对方案之一是,花更多的时间呆在地底下,从而逃避「高温」(鼠兔生存的气温不能超过华氏80度)。不过这样的话,鼠兔不能充分地吃草,不能长得足够胖,好度过严冬。不过,劳艾瑞博士说:「如果政策制定者扩大保护区域面积,并在高海拔的地方减少牧羊和伐木,会有助于鼠兔们生存下来。」

另外,还有更激进的举措可供选择。比如搬迁鼠兔,这个选择遭到了更多的争议。「鼠兔的搬迁会带来各种伦理问题,其中主要的议题是本地物种和入侵物种的话题」,劳艾瑞博士说,「如果采取气候避难把鼠兔搬迁到另一个区域,它是变成了当地物种,还是算作变外地入侵物种?这对当地生态系统来说,是否合理?这里面有巨大的争议。」

战胜气候威胁需要全球合作

不过,有一点越来越清楚:拯救那些受到气候变化威胁的野生动物需要全球合作,而这项合作将给科学家和谈判代表都带来挑战。

不久前,FWS把共计20万平方英里的区域定为濒危的北极熊的主要栖息地。「美国将北极熊列在《濒危物种法》的保护之下,但如果只是在我们自己国家范围内,这种保护还是不够的」,阿什先生说,「需要联合相关的九个国家一起,采取共同的适应性战略。」

气候变化危害性的出现具有突然性,甚至那些已经得到良好复原的物种也会遭受打击。黄石公园的大灰熊就是一例。其数目原本在回升,可如今气候变化导致的甲虫横行和疾病蔓延,已致使黄石公园里 60%的白皮松死去,而接下来的5-7年里,剩下的白皮松也有可能消失。

白皮松果是帮助灰熊过冬的关键食物。当白皮松一棵棵死去,300-400头灰熊需要转战其他区域觅食。当它们开始把麋鹿当做食物来源,猎鹿者会端起猎枪向他们射击。

美国蒙大拿州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资深野生动物保护人士路易莎·威尔科克斯说:灰熊们需要更多的「关联栖息地」--走廊甚至岛屿,他们可以在山脉的栖息地之间安全地迁移,在更广的范围内搜寻食物。「关联」是生物学家们常用的流行词汇。多年关注动物迁移的生物学家韦恩斯博士的研究指出,因为气候变化的复杂性,关联栖息地往往并不是简单的南北走向的走廊,而是强调地区之间的环境渐变性,因此他也将其称之为「环境阶梯」。只有测算出气候变化对于受保护区域和相关区域的影响,并「研究如何制定土地利用和保护的方案,才能更好地帮助野生动物沿著不同的梯度移动」。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未发布的数据,到2100年,美国520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生物环境将会被气候变化彻底改变。至少65%的保护区的生物环境会与现在完全不同。气候变暖的状况现在已普遍存在,在北极表现更为显著,那里海平面的冰在2007年达到最低水平,比预测的快了30年。而在人口稠密的东海岸,需要凉爽气候的动物们在试图向北迁移时,被城市区域阻挡。美国国家野生动物联盟的资深科学家道格拉斯·英克雷说:「作为一项专业研究,野生动物学家在如何进行适应性管理的问题上,还只能说处于刚刚起步的探索阶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