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和尚超空拥有前世记忆。(示意图/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泰国一位颇受敬重的住持和尚超空。1908年10月12日超空生于(苏林省)斑拿巴,乳名求德。就在他刚刚出生后,他的舅舅奈楞因病去世了。奈楞生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每天夜里都打坐内观。奈楞生前十分关心疼爱他的妹妹--超空的母亲南仁。

超空开始学说话时,他妈妈教他认识他的舅舅和姨妈,可是他却称他们为「兄弟」或「姐妹」;他还把姥姥(外祖母)叫作「妈妈」。对于自己的母亲南仁,他叫出了她的小名「伊玛」,并且说她曾经是自己的妹妹,而他则是奈楞再世。

在超空的家乡,有一个流传已久的说法:如果一个孩子能够记起他的前世,那么他的父母必须尽一切可能使他忘记过去,否则这个孩子会变得固执,不好管教而且短命。

因此,每当年幼的超空说自己就是奈楞时,家人就会「处罚」他一番:有时候他们把他放进木桶里转来转去。这使得超空感到难受和灰心。

在一次痛苦的「处罚」之后,他决定假装忘记了前世,不再当众说自己是奈楞了。可是,他并没有真正地忘记。

在超空四十多岁时,他在曼谷的一个寺庙中过著僧侣生活。那时,寺庙住持克朗龙向他询问是否认识能够回忆前世生活的人,他说他本人就能。于是,超空再次开始谈论他的前世。

后来,克朗龙长老劝说超空把自己记忆中的生前往事记录了下来,于1969年以小册子的形式在泰国发表。

在这份记录中,超空生动地描述了在上一世奈楞的死亡过程和灵魂转世的细节。

「1908年8月,我(奈楞)已经断断续续病了几个月了,正躺在床上。妹妹南仁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

有一天,我在房间里听到亲戚们议论:「昨天夜里南仁生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听到这儿,我想,要是我没有病我就可以去看妹妹。这时,我感觉躺著的姿式很不舒服,我想翻身对著墙,却掌握不了身体的平衡,只好又变成平躺著。我想睡一会儿可能会好,于是我重重地叹了几口气便合上了眼睛。就在这时,我感觉我恢复正常了。我很有力气而且可以轻快地四处移动。我的身体很轻好像根本没有重量。我非常高兴,赶忙冲过去和房里的亲戚们一起谈话。可是他们谁也看不到我。一个人过来摸摸奈楞的脚。而我就在她后面,我想抓住她的手和肩膀,我大叫著:「我在这儿,我没有病了;我已经好了。别害怕,我没事了。」可是没有人明白我在说甚么。他们哭起来,很伤心。有人出去通知其他的亲戚朋友们,大家都湧进房来。就在此刻,我发现我无所不在,我不饿也不渴,也不觉得累。在葬礼期间,我感到自己好像被提升起来,不论其他人是坐著还是站著,我总是比他们高。」

「奈楞的尸体被火化之后,我忽然想到了妹妹南仁。听说她生了个小孩。我还没有去看过她呢。我一直忙著接待客人。现在我可以去了。

当时,我正在火化场,想去看南仁的念头一出,我转向她的房间的方向,瞬间,我就到了那里。我看到新生的婴儿正和妹妹南仁一起熟睡著。他很可爱。我想:「我怎么样才能抚摸亲吻他呢?」一会儿,南仁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了我,说「亲爱的哥哥,你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请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要再牵挂我们。」我有点不好意思,便躲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又想看一眼孩子,妹妹再次睁开眼睛,说了同样的话。我又退开了。我虽然想留下,可是我知道我必须走。在离开之前,我想好好地看看那个孩子。这次,我决定离得远一点,不然妹妹又要说我了。于是,我伸出头去,看过了孩子,我准备走了。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像陀螺一样开始快速地旋转起来。我无法平衡身体。我用手蒙住头、脸和耳朵,然后我失去了知觉。我觉得我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恢复了知觉。我不知道我在哪里。记忆中我知道不久前我是奈楞。我感觉自己充满活力。我不明白为甚么我现在会处在这样无助的境地,我感到沮丧。后来,我认出了来看我的人,我记得他们的名字。我向他们挥手想叫他们,可是,却只发出了婴儿般的声音。这时有人注意到我的动作便把我抱了起来。我很开心,大笑起来。在我学说话和走路期间,一天外祖母来了,我称她为「妈妈」,因为过去的记忆控制著我。外祖母指著南仁问我:「如果我是你的妈妈,她是谁?」我说:「那是我的伊玛」(「伊玛」在泰语中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人的昵称。)外祖母接著问:「那你叫甚么名字?」我说:「我是楞。」我觉得奇怪他们居然认不出我。这时,在一旁的南仁突然说道:「难怪我在产后几次见到了哥哥奈楞,他一定是转生了。」她于是问我:「如果是这样,孩子,你的妻子叫甚么?你住在哪里?等等。」我准确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这样,家人终于确信奈楞真地转生了。

超空对于前世的印像一直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褪去,直到六十多岁时他仍然保持著新鲜而生动的记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