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考古有个非常尴尬的现象,无论是苏美尔、古埃及、古印度还是古中国都发现了古文字,而三星堆有如此惊人的青铜文明,但却至少在官方定调中是没有发现任何文字的。相比于青铜器和玉器等贵重物品,文字不仅可以更直接地还原古人的生活状况,而且文字几乎是文明的标配。按照主流的定义,文明之所以为文明,大致要满足三个硬指标,一是金属工具的出现;二是城市和国家的形成;第三就是文字的发明。

一般来说文字对于文明的形成至关重要,交流思想、抽象思维都需要文字,可以说没有文字很难进行时间和空间上的交流,一些高深的技艺难以传承,一些国家治理的规范和命令也无法大范围传达。而对于三星堆文明前两个条件都已具备,唯缺的就是这个文字,那古蜀文明究竟有没有文字呢?

当下专家学者对三星堆有没有文字也是争议不断。官方定调说三星堆一直没有发现任何文字,最多只是简单的几个刻画符号,而民间文字派则认为三星堆肯定有文字,而且已经发现了文字,只是官方不敢公布而已。三星堆博物馆就多次强调,“三星堆迄今为止未发现任何的文字内容,而且也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任何的文字内容”。有一点很重要,虽然官方否认文字的存在,但它公开承认三星堆发现过大量刻画符号,就是刻在器物上的图像或者符号,这些个刻画符主要在陶器上。

三星堆出土了数以亿计的陶器残片,有炊器、酒器、食用器等等,这些陶器比不上那些高大上的青铜礼器,比较朴素和低调,但仔细观察却能发现一些不规则的图形符号。比如这一件器具下方就有几个图形符号,官方把这些图形符号归类为“巴蜀图语”,巴蜀图语就是指现在的四川和重庆出土的文物,包括青铜器、玉器、金器和印章上面,发现有很多神秘的图文,造型有200多种,有人形的,有动植物形的,还有一些建筑形和几何图形的,最经典的就是那个黄金权杖上发现的那些神秘图案。

权杖的金皮上刻有两个背对着的鸟和鱼,还有一个头戴巫师帽子的人面像,这些图案就是所谓的巴蜀图语。2015年的时候,官方只承认发现13个刻画符,而且目前只公布了七八个符号,从符号上我们可以看出有点像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虽然承认这些刻画符以及巴蜀图语的存在,但官方认定这些符号不是文字。官方认为一种成熟的文字,首先要有稳定的形状,其次是特定的意义,最后,上下成文。

三星堆的刻画符在不同的器物上反覆出现,很明显是有稳定的形状的,这些刻画符是不是有什么特定的意义呢?现在是看不出有啥意义,感觉跟看天书一样。目前发现的三星堆符号都是单独存在的,比如那个黄金权杖上的三个特定符号,虽然有人解读出来了认为是“鱼凫王”的意思,但这些字并非连片地出现,只是单独地刻画,没有构成上下文的关系,所以官方就认为这些符号虽然有一定的意义,但只不过是些吉祥语或者氏族的图腾,又或者地域性的宗教符号之类,并不代表真正的文字。

三星堆在1920年就被发现,80年代有几个文物专家去当地考察,发现小孩子们玩的玻璃弹球很奇怪,发现居然是商朝的大玉珠,那价值可想而知。据说那个年代当地一些农村妇女还流行用玉斧切菜,通过广泛收集和考证,散落在民间的三星堆文物,学者发现了1000多个三星堆文物。民间收藏家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收藏了2000多件三星堆文物,而这些玉器中有很多都有奇特的文字。其中有这么一枚龙印章,非常奇特,它的高度在50厘米,一条巨龙攀援在高高的玉玺上方,龙有两只大耳朵,嘴部张开做龙吟的模样,据称这枚印章是为纪念大禹所做,更奇特的是在龙印的底部有四个大字,是标准的蝌蚪文,也就是传说中的天书。

专家认为,文字是“老天保佑”的意思,类似于为部落祈祷的吉祥话,后来有人用古彝文破译了这四个字的含义,是“鹰眼守家”,意思是“鹰眼守护本族疆域”。另外用古彝文破译三星堆刻画符,难道现在的彝族和三星堆文明之间有着什么渊源和传承吗?虽然目前并没有大面积的发现成片成体系的文字系统,但随着考古的不断深入,真相自然会浮出水面。现如今,各个派系的语言学家们针对三星堆出土的蝌蚪文忙得不可开交,相信他们一定能找到文字的演变之迹,找寻到这些蝌蚪文的真正含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