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冻之苦▲南极共有244条冰河在消退,搭邮轮到南极看企鹅赏冰山,恐会看到越来越多光秃秃的陆地。(黄丽如摄)

当顶级旅游市场推出两百多万环游世界、前进南极的梦幻产品时,支撑整颗地球的南极大陆却面临巨大的气候改变,观光客花钜资想要看的企鹅与冰河,都可能消失。

今年三月中旬,记者在原本应该为数众多的戈登岛(Gourdin Island)看企鹅时,发现最能代表南极意象的阿德雷企鹅竟然很难寻觅,得爬过几个冰原才发现它们的踪影。此刻,尽管观光客想捧著大把钱亲近南极看企鹅,然而企鹅的生存却敌不过暖化速度,阿德雷企鹅栖息所需的寒冷极地,正在快速转变中。

曾经在阿根廷南极工作站做研究的生态学家圣帝亚哥.黛拉维塔(Satiago de la VEGA)说:「过去五十年南极温度平均升高二.五度,八十四%的冰河在倒退中,当中南极半岛的帕马工作站(Palmer Station)冬季温度升高十一度,是地球上暖化最严重的地方。依赖海冰生存的阿德雷企鹅,很有可能在十年内消失。」

以往在南极半岛随处可见的阿德雷企鹅(adelie penguins)数量兑减一半,根据帕马工作站的统计,二○○○年该工作站周边的阿德雷企鹅有七千对,二○○七年仅剩下三千五百对。气候暖化造成阿德雷企鹅的主要食物鳞虾(Krill)自一九七○年至今少了七十%,食物减少再加上阿德雷企鹅需要长年在冰上生活,使得南极半岛环境对他们的生存越来越险峻。圣帝亚哥指出,目前阿德雷企鹅的栖息地开始往南方比较冷的地方移动,但是南边冰冷的环境不利于他们白天下海捕鱼。

气候的暖化让南极物种重新分配,当阿德雷企鹅数量兑减之际,绅士企鹅(Gentoo Penguins)的数量倍数成长,二○○○年到二○○七年之间,帕马工作站周边的绅士企鹅呈三倍成长。海洋生物学家柯林.贝兹(Colin Bates)说:「绅士企鹅比较常在陆地生活,南极半岛的冰变少了、陆地变多,就更利于他们生存。」

除了企鹅,南极鲸鱼的生态也因海洋气温上升而有所变化,柯林.贝兹指出,小须鲸(minke whale)体型变小了,依赖冰水生存的蓝鲸和座头鲸必须再耗费更大的体力往南迁徙三百到五百公里才能找到适合的水温生存。

而近期在南极竟发现帝王蟹的踪迹,柯林忧心地说:「暖化造成螃蟹南移、大型海草扩张领域,南极原有生态环境与食物链系统已面临改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