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进行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实验中,目睹了许多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特异现象。下面介绍一些真实的特异现象:

特异认字

所谓特异认字就是不用眼睛在光照下认出字及其颜色来。即用耳朵、手心、鼻子、腋下等处将折叠的纸条上的字或放在密封暗盒中的纸条上的字准确无误地认出来并辩别出颜色(这些实验我主持过)。

特异书写

将作过标记的纸,捲上一枝笔,放在离特异功能人几米远的桌上,在多人当场监视的情况下,他能在捲上的纸上写出所要求写的字句(这些实验我主持过)。

特异移物

例如将一瓶未开封的药瓶做好唯一性的标记,然后让特异功能者将药瓶捏在手中,在众目暌睽下,他能将药瓶中的一部分药片从药瓶底移出来,而药瓶依旧完好无损。再有在暗室中将感光片装入黑布口袋,然后将袋口缝合。让特异功能者将感光片移入另一密封的黑布口袋。实验结果是感光片被转移后,在暗室里检测发现感光片没有被感光(这些实验我参与过)。

又如,特异功能者将仓库里装有50公斤白糖的袋子穿过墙壁扔在众人面前,而仓库的门是锁住的,窗户是关著的,墙壁一点也没有被破坏。更有甚者,在东北一所大学里,有40多个学生把守住礼堂所有的门(包括男女厕所的门),在主持人宣布实验开始后的瞬间,在礼堂外与人聊天的特异功能者突然不见,而出现在被把守的礼堂中。

特异复原

将一钢针放在有特殊标志的密封试管中,特异儿童将试管握在手中,不久密封试管中的钢针被折断,监视者马上用照相机将密封试管及其中的折断钢针拍摄下来。接著又让特异儿童将密封试管中的钢针接上。接上后经有关部门精密检测也没有发现重新接上的钢针有任何裂纹(这些实验我参与过)。

又如在珠海市的一个礼堂里,持异功能者在「全国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会」理事长的陪同下,坐在X省委领导及X市长等人的旁边,特异功能者请市长拿出一张名片,并在上面签上他的名字,又请一位观众当众将名片放在嘴里嚼烂,吐在一个碟子里。特异功能者用卫生纸将碟中的纸糊包起来放在手中又搓又捏又吹气。过了一会儿,那嚼烂的纸糊被复原成完整的名片。市长接过一看,名片上就是自己亲笔签上的名字,依然清晰如初。市长高举被复原的名片对100多位观众说:「这是我签名的名片」。

这些特异现象的实验有许多是我亲自主持或参与的,是经过严密周到设计和严格监督下进行的,的确是真实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