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人以闲聊的方式来传传递讯息。
古代的人以闲聊的方式来传递讯息。(手绘插画绘图:志清/看中国)

文登县有两个年轻生员,一为霍生,一为严生。二人自小同玩同乐,性情特别相投,成为莫逆之交,长大后又一同读书,一同赴考。

转眼间,二人都成家立业,且为邻居。不久,严妻便怀孕生产,所请产婆,便是近邻的李婆。李婆年老心好,有求必应。忙完之后,连饭也没顾得吃,便回家了。但是这李婆也有一个毛病,她的一张嘴,喜欢说问话。

有一次,与霍生之妻问聊,二人说起了为严生之妻接生的事,李婆悄声说:「没想到严妻这么个标致水灵的媳妇,阴部竟有两颗疣。」接著又说了一些女人私房的话,便各自回家。

霍妻回家之后,便将李婆告诉她的话,说与丈夫听。霍生听后,也没在意,只是一笑置之。

有一天,几个好友相聚,大家都早早来到,只差严生一人未到。大家等得著急,便有人提议:「等严生来了,想法给他个恶作剧,以示惩罚。」霍生听罢,忙说:「单等他来时,你们都不要言语,只看我的就行了。」

话音刚落,只见严生大摇大摆地走来了,快到屋门口,听到屋内霍生大声说道:「某人的妻子与我最好,你们如果不信的话,他老婆阴部有两颗疣。」

严生听得真切,立即想起妻子。便不再进屋,迳直回到自家屋里。走进家门,见妻子正在织布,便不由分说,拽起来便打,边打边骂:「你这贱妇,我养活你,你却背著我与霍生相好!」严妻起初摸不著头脑,等弄懂怎么回事后,早已遍体是伤。强忍疼痛分辩,却又辩不清楚,越说,丈夫严生对她打得越凶。

严妻想自己纵然满身是口,也说不明自身清白,便瞅丈夫外出时,悬樑自尽。

严妇死后,霍生后悔不迭,知道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却又怕人命干系重大,不敢承认。

不久,严家夜夜闹鬼,冤声不止,弄得举家老幼不得安宁。不到一月,严生也暴病身亡。

同时,霍妻每个晚上,都梦见一女子披头散发,面色青肿,红舌伸出足有一尺,向她哭诉道:「我死得好苦,好惨,而你们夫妻怎么还可如此快乐?」醒了之后,便毫无一物,一合眼睛,则能听到。从此,霍妇便日渐消瘦,食不下咽,数日而死。

妻子死后,霍生也梦见一女子,指著他的鼻子大骂,用手掌猛打他的嘴唇,他惊醒之后,觉得唇际还隐隐作痛,三天之后,唇边生出了两颗黑疣,渐渐成为痼疾!他不能大声言笑,一张开嘴,则痛不可忍!

霍生知道这是报应!深以为耻,羞愧、痛心而亡。

(宋代李昉《太平广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