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牡羊座的首领 木星 土星
永远的神变更了
不久 不幸的时代隔断了永远的世纪
又被翻转过来了
法兰西义大利的骚乱
用笔舌难以修辞

这首诗预言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在占星学上,英格兰便是牡羊座的国家。"永远的神变更了"也许是暗示了"木星""土星"的发展与衰退,即英国或欧洲其他国家因为大战而各有荣枯盛衰。那么,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起国难道是英国吗,而法兰西、义大利到底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呢?

火星、土星并列于天蠍座的凶恶之年

--52--

在蠍处的交会产生两股邪恶的力
大王在自家被杀
新的王迫害圣职
欧罗巴的低地和北方的领土

"在蠍处的交会"指的是火星、土星在天蠍座处并列。在最近的历史上指的是1867年。

1867年,法国侵略并佔领了墨西哥。当时的皇帝马克西利昂被革命军俘获,并枪杀于监狱。这正好是本诗第二行的"大王在自家被杀"所暗示之意。

法兰西圣职的崩溃与迫害(1790)

--53--

悲惨啊 伟大的国民
他们在生灵涂炭的苦痛中喘息
神圣的法被消灭殆尽
基督教被其它的法令支配
除了金与银新的源泉被发掘

这首诗叙述的是1790年法兰西圣职的崩溃与僧侣被流放之事,在本章第44首诗中也曾提及。

《1791年宪法》宣布了圣职的解体以及教会法的废弃。而在1793年确立了"理性崇拜",更废止了对神的信仰。本诗第四行"基督教被其他的法令支配"指的便是这一变故。

本诗最后一行极为有趣。1789年12月19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了发行纸币的法案。因为这种纸币是以没收教会的财产为保证的,所以是新的财富源泉。

两次革命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端

--54--

邪恶的大镰
制造两次革命的原因
治世和世纪的交替
隐藏的多变的星辰的徽兆
进入自己的宫殿
哪一边也没偏袒

本诗预测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世纪交替时的欧洲。根据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每到世界交替之时,必有大的变故,或是政变,或是战争。19世纪向20世纪交替之时,就发生了各国的革命,之后便是第一次世界大战。

"邪恶的大镰"指的是土星。在星象学中,当土星的星象发生变异的时候,便会发生大事件。"两次革命"指的是法兰西革命和俄罗斯革命。1871年巴黎公社的建立极大地推动了无产阶级革命的进程,作为1917年10月革命的序曲,俄国于1905年也发生了无产阶级革命。这两次革命都令资产阶级统治者惶恐不安,他们都感觉坐于即将爆发的火山之上。

"多变的星辰"在星象学中是指天秤星座。而支配奥地利的星座即为天秤座。1914年6月28日,奥地利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被狂热的塞尔维亚爱国青年暗杀,从此揭开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核战争引发地球寒冷化

--55--

巴比伦和反面的气候下的土地
血流成河
陆地上、海中、大气中
看不见正常的天空
诸派 饥馑 王国 恶疫 混沌

这一首预言诗是让人恐怖的。它预言的是核战争引发的地球寒冷化现象--核冬天。

在20世纪中叶,世界各国为了增强本国实力,疯狂地制造核武器,特别是美、苏两国,拥有的核武器已足以毁灭地球若干次。它们用核武器来威胁小国,来推行自己的霸权统治,也很直接地的把地球推向了因核战争而毁灭的边缘。到了20世纪末的现今,苏联的解体使大量核武器散失,一些国家的冲突一触及发,核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本诗便是预测了核战争之后地球恐怖的景象。

核战争爆发之后,核爆炸,以及由此引起的火灾会产生大量的核辐射、尘埃和烟雾。这种尘埃、烟雾升腾到大气之中,形成一片有毒的、厚达几千米的云层,吸收大量的太阳能。因为有这样一层尘埃烟雾组成的云层阻挡,阳光不会再普照到大地之上,地面的温度迅速降低,即使是夏天,据有关专家预计,最低温度也将达到零下25C。

在这样寒冷的气温之下,植物枯死,家畜灭绝,严重的粮食危机很快便到来了。那时候的人类,即使不被冷死、病死,也会最终难脱饿死的命运。

这便是核战争带来的恐怖的世界末日。

本诗的第一行"巴比伦和反面的气候下的土地"指的便是核战争后核冬天情况下的荒凉的地球。气温全部为负的零下,人们冷得全身颤抖不止,有的已奄奄一息。

第二行"血流成河",一个触目惊心的词语,明确他说明了在核战争中大量的人类被无情的战火夺去生命,剩下的仅仅是极少的一部分。他们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等待他们的仍旧是:饥饿、寒冷、疾病与死亡。

第三四行指的是当时的大气情况。因为尘埃形成了一层云雾,因此不论在陆地上、大海里还是空中,都看不见太阳,接受不了阳光,人们已经见不到核战争之前明媚的阳光和蔚蓝的天空了。

而最后一行则预言了当时地球上的混乱局面。"诸派"是指派系林立,战争依旧不断;"饥馑"指的是粮食危机的到来;"恶疫"指的是核武器的使用带来大量的疾病,再加上寒冷的气候,病死的人日益增多。总之,地球上是一团混沌,到处是混乱与死亡。

当我们破译完这一首诗,我们在心有馀悸之后,也许会问:这场战争何时爆发?将首先发生在何地?

根据诺查丹玛斯的其他预言,我们毫不犹豫地认为它将在1999至2000年之间发生的,这一场战争将会大量使用核武器,这是一场最后的大战。

那么在何地呢?从本诗第一行的"巴比伦"这一个很清楚的地域名,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战争首先发生在阿拉伯国家。"巴比伦"即为中东的两伊地区,现在国家众多,且矛盾重重,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伊拉克与其他阿拉伯国家都有著不可调和的矛盾。它们之间的矛盾一旦激化,很可能为演变成为战争,其他的国家特别是英、美、法、俄罗斯等加入之后,极可能发展成为核战争,那时,人类将在劫难逃。

虽然笔者对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深信不疑,但仍旧希望这首诗是一个错误的预言,因为我们还舍不得这个美丽、繁盛的世界。设想将来的地球将成为不毛之地,我们从心底里泛起一种无奈的痛苦与悲伤,人类文明进化数千年,却最终自掘坟墓、自投罗网,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

天秤座的灾难·世界最终战争吗

--56--

不管迟与早 诸位将会看见
大异变在发生
血和冷冻的恐怖
然后复仇
月就如此被天使引导
天就临近天秤座

这一首与前两首首四行侍一样,是预言灾难的。与本章第54首预言诗有点相似的是,本诗是预测天秤座的灾难的。

在占星术中,在天秤座支配之下的国家有奥地利、日本等。也许本诗说的便是日本在世纪末大异变中的情景吧!"血和冷冻的恐怖"指的也许是在核战争中,日本在受到核武器的攻击后死亡了许多人;而"冷冻的恐怖",也许是核战争后核冬天的到来又冻死了不少的倖存者吧,那么"复仇"是指日本的战争立场吗?它也许不甘失败,也会奋力反抗,以牙还牙,向其他国家发射核导弹、投掷原子弹。而那个国家是俄罗斯还是中国呢?那么,他们能够承受得了这场血与火的考验吗?

1793年1月21日,路易16世被处决

--57--

伴随著过分的不和
喇叭也开始震动
协调被打破 "仰脸向著青空"
沾满鲜血的口在血海中泳动
涂满牛乳和蜂蜜的脸
横倒在大地之上

本诗描绘的是1793年1月21日,路易16世被处决。

第一行的"不和"指的是法国大革命的第二阶段,吉伦特派掌权期间,雅各宾派和吉伦特派从国民公会召开之始就进行了激烈的斗争。而斗争的焦点之一便是国王的处理问题。雅各宾派主张处死国王,并得到人民的支持。吉伦特派则公开袒护国王,反对审判国王。在人民的支持下,经过激烈斗争,1793年)月21日,雅各宾派终于迫使国民公会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

第二行的"仰脸向著青空"据说是路易十六被押赴刑场的途中,朗诵的一节诗的开头部分。

而全诗的后面三行则描绘了路易十六受刑之后的惨状。他也许作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高贵的身体会被押到断头台上。这生前享尽"牛乳和蜂蜜的脸",最后却跌落在大地之上,成为人民唾弃的玩物。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家畜的影响

--92--

从腹部的裂缝生出两头的兽
四个腕的动物
只残存了凡年
阿洛基娃在庆祝自己节日的那天
佛萨拉 托里洛
然后跟在了法鲁拉的支配者之后

1986年前苏联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事发之后,大量的核幅射散放出来,大量的核物质泄漏出来。这些核幅射、核物质扩散开来,对欧洲各国带来了极大的危害。虽然各国政府及时处理了最易受污染的贝类,但是被污染的草料仍旧被家畜食用,从此家畜便深受其害,之后不久,一些奇形怪状的家畜,如两头的牛、三头的猪等等被生了下来,给当地居民带来极大的恐慌。

本诗预测的便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给家畜带来的巨大影响。第一行"两头的兽"便意味著吃了被核物质污染了的草料的家畜生下了畸形的后代,而第三行的"只残存了几年",便是指这些畸形的动物,生命力极弱,往往只能生存很短一段时间便死亡了。

可见核的恐怖!这仅是一次核事故,若是发生了核战争,我们的人类将会成为一种什么样的生物?

拿破崙三世虐杀反体制主义者

--59--

流逐到小岛的人群之中
将出现更为残酷的国王
杀死 然后将两人置于火上
正因为不可节制多馀的口舌

这首诗预言的是拿破崙三世虐杀反体制主义者这件事情。拿破崙三世,即路易·波拿巴,是拿破崙一世的侄儿。他是一个政治野心家,他幻想像他伯父那样在法国建立帝国。1852年,他在军阀、银行家、大资产阶级的拥护之下,自封为法兰西皇帝,称拿破崙三世,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帝国。

本诗第一行"流逐到小岛的人群之中"便暗示了拿破崙三世的家庭出身。拿破崙曾被放逐囚禁在圣赫勒拿小岛上,而路易·拿破崙是他的侄儿。

第二行"将出现更残酷的国王"意味著路易·拿破崙的称帝。他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惜用最卑鄙的方法来实现。他对反体制主义者毫不留情,大肆捕杀,本诗后两行便反映了他的残酷。

有的学者认为这首诗并不是预测拿破崙三世的,而是预测犹太人大虐杀的。因为第三行"杀死然后将两人置于火上"与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手法极为相似。但是把前两行理解为希特勒上台,彷彿有一些牵强附会。

诞生于科西嘉岛的皇帝出现

--60--

皇帝在义大利附近诞生
他使帝国付出巨大牺牲
人们都看著与他手牵手
成为伙伴的人
与其说是君主不如说是屠杀者

本诗是关于拿破崙的预言诗中极为出名的一首。

拿破崙·波拿巴于1769年 8月15日生于科西嘉岛的阿雅克肖。该岛位于义大利附近,十五个月以前还是热那亚共和国的一个属地,根据条约刚刚割让给法国。本诗第一行"皇帝在义大利附近诞生"就很清楚地预测了拿破崙的出生之地为意大附近的科西嘉岛。

第二行的"他使帝国付出巨大牺牲"指的是拿破崙称帝后,他与反法同盟展开了一系列的战役,给法国的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牺牲。子女战死,资源损耗,法国付出巨大代价。

而最后一行的"屠杀者"也就是比喻拿破崙发动战争,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