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项的夫妇住在永嘉城附近的一个乡村。
姓项的夫妇住在永嘉城附近的一个乡村。(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宋朝年间,永嘉城附近有一个乡村,乡村里住著一对姓项的夫妇。这对夫妇生活虽然贫困,却非常喜欢帮助人。他们把家里唯一的一把伞,让一位过路的老妈妈。他们把米缸里的米,一碗碗赒济给比他们更穷困的亲戚。他们脱掉棉袄,披在遭受火灾的乡亲身上。

怪客来访

一天晚上,夫妻俩煮好了一锅饭正想吃,不料光影朦胧中闪进来一个怪人。这人身体长得圆圆滚滚,手脚合起来像只打足气的皮球,可是头却长长尖尖,头顶心像一节笔直的山峰,下巴上留著一蓬白胡子。

这人不客气地坐在项家夫妻的饭桌旁,高声嚷著:「相请不如碰巧,碰巧不如撞著,香喷喷、热呼呼的大米饭呵,让我太公吃个饱。」

他不等主人应允便动手盛饭吃,饭到他嘴里显得特别香甜,三扒两划就将一大锅子饭吞光了。他觉得嘴巴还馋,便又提出要求:「好饭好饭,再煮一锅让我嚐;饭香饭香,再来一锅让我端。」

两个老实的夫妇,不忍拒绝老人的要求,互相对望了眼,又去淘米了。老人的肚皮像座橡皮仓库,又接连塞进几锅子饭,直把项家的米缸掏空了,方才拍拍肚皮说:「呵,真的饱了!你们给我吃了那么多东西,感谢感谢!为了报答你们,我太公决定不走了,就住在你们项家!」

太公边说边打哈欠,圆滚滚的身体东倒西歪。项家两口子忙进内屋,将自己的床铺整理干净,然后扶太公进去,太公一躺下便睡著了。

太公的搬运功

他俩踮著脚退到门外,将房门掩上,便坐在门槛上休息。太公打呼,呼噜呼噜。项家两口子的肚子饿得咕噜噜。太公盖著棉被暖烘烘,项家两口子冻得冷飕飕。

项家男主人想:有一点吃的东西就好了。项家女主人想:有件破棉袄披披就不错了。

奇怪,两口子心里的话,竟被睡熟的太公知道了。老人家的呼噜声停止了,从门缝里传出一句话:「你们想要什么就说一声:『太公,我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们。」

男的饿不过了,不好意思地说:「太公,我要热呼呼的大米饭。」女的冷不过了,发著抖说:「太公,我想要件挡风的棉袄。」

他们的愿望刚表完,内屋门突然打开了。嘿!好大一箩白米饭,正在门边冒热气呢!好厚好松软的两件新棉袄,正叠好放在凳子上等候新主人穿呢!

项家两口子傻眼了:「这些都是给我们的吗?」

太公在床上笑了:「你们吃吧!穿吧!我佔了你们的床,现在还给你们一张新的。」

太公用手朝外屋一指,叫了声:「开--来!」奇怪,屋外的墙突然像门样地慢慢移开,一张崭新的支著帐子的红木大床,徐徐地滑了进来。一过墙根,那扇化作门的墙又重新合上了。

大床亮晶晶地闪著,掀开帐子看看,里面放著四床大红大绿被子,还有两对绣著龙凤的花枕头。

太公要他们把饭吃光,把衣服穿上,然后坐到新床上休息。两口子按太公的吩咐做了。太公高兴得直晃他的尖脑袋,抚著长白胡子笑著说:

「好!好!以后我住里屋,你们住外屋,是一家人了。你们想帮助谁,想要什么,只要叫声:『太公,我要什么。』想要的东西就会出来啦!」但项家两口子是老实人,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向太公要东西。

太公送东西给他们的那夜,隔壁村子的一家常常欺骗客人的饭店,一箩热气腾腾的大米饭,突然不翼而飞了。就在那一夜,县里欺压犯人的牢头,锁在箱子里的两件新棉袄也不见了。还有,黑心的典当铺老板为娶小老婆备置的新房里的崭新红木大床和床上所有的必需品,竟被一阵大风捲了起来,冲破屋顶,飞上了天空,飞到了项家夫妇的屋子里。

(据《异闻总录·永嘉项家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