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经验」后人生变得更积极,更乐于助人。
「濒死经验」后人生变得更积极,更乐于助人。

「死亡」神秘无比,而濒死者「死而复生」的经验,为人们了解「死亡」开启了另一扇窗。研究多年濒死个案的台湾精神科医师林耕新指出,有濒死者穿越生死门经验雷同性高,「濒死经验」后人生变得更积极,更乐于助人。有些医学杂志早已接受刊载濒死经验者的研究。

林耕新曾蒐集34名濒死经验个案进行研究,这些个案都不愿意站出来讲穿越生死门的经验,以免被人嘲笑「胡言乱语」。濒死者多数有「脱体反应」,看到两个自己,灵魂高速移动或往上飘移,这时摆脱身体痛苦,心灵异常平和;所到的空间比「伸手不见五指」还黑暗,或是有彩霞、云海、金色光芒;另一个世界的人面目都不是很清楚,彼此都不讲话;有些人会出现如同电影般快速倒转影像,在很短时间回顾一生。

林耕新指出,人在面临强大压力、吃迷幻药或精神病患者,偶尔也会有「脱体反应」。但是濒死经验者「复活」后,根据他的研究,有濒死经验者90%不再畏惧死亡,58.8%觉得人生观发生正向改变,35.2%趋向普遍性宗教的倾向,更乐于去帮助他人。他将濒死经验运用在精神医疗上,能降低老人对死亡的恐惧。

林耕新说,至少他的研究中濒死经验者经鉴定精神状况正常,没有说谎的必要。面对这些经验,由于科学无法证明,理智告诉他不必相信,但是情感上他是相信的。不过,他认为科学是狭窄的,透过科学认知宇宙,人们只是站在沙滩上的婴儿。宇宙有太多人们不知道的事情,连爱因斯坦都相信有上帝。

濒死经验者很多,赵翠慧、夏忠明「现身说法」,两人都有两度灵魂出窍经验,谈到穿越生死门奇特的过程,她们都清楚感受到心灵十分祥和,没有丝毫的恐惧。

赵翠慧曾任温哥华中文学校校长,多年前罹患癌症,躺在病榻被医师判定即将面临死亡。她形容当时「肉体所承受的痛苦,真如佛经描述:四大剥离,如生龟剥壳,那种痛楚是生前任何苦痛所不及。」

凌晨1时30分,赵翠慧「醒来」静卧在床上,第一次灵魂出窍,看到另一个自己在阑珊灯光处,两脚交叉在地面上跳动走向浴室,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直到坐在马桶上,「两者」又结合为一。

凌晨4时20分,第二次灵魂出窍。她起身走向浴室,赫然发现另一个自己坐在马桶上。躺回床上,发现另一个她躺在右边。她起身,躺到右边位置,然后睡著了。

早晨醒来,赵翠慧感到全身无力,连喝水的杯子都拿不动,自己明明大声说话,可是别人都听不见。全身感觉很冰冷,家人急著用木桶加了姜和酒的温水,将她的脚放进去,但她觉得好烫,全身骨头好像要被剥离下来。她眼泪、鼻涕流得满床、满身,怎么擦都擦不完。

这时,赵翠慧有透视能力,看见丈夫急忙跑到对街便利商店,掏出口袋里的钱买东西,一辆黑色轿车疾驶而过,让她心头一惊;她看见亲友躲在花园哭泣,又看到远方有金黄色光芒,很亮却不刺眼,一片云海有数不清的仙女,穿著五䌽衣裳,跳著舞,在召唤著她。

赵翠慧感到身体好虚、好弱,可是心境却异常平和,看到一面大银幕在眼前慢慢升起,幕上出现舞动的绚丽夺目光芒,美妙悦耳的音乐声在身边萦绕,又有彩虹般的云朵好像云裳羽衣。宁静安详的感觉弥漫全身,那是一种爱与被爱的喜悦与满足。她朝向万道霞光走去,脚上踩著亮发著光,她深深吸一口气,就这样沉沉睡去。

夏忠明13年前因猛爆性肝炎合并急性肾衰竭,瞳孔都放大,医师宣布她近乎是「死人」,家人为她准备后事。经过四天三夜昏迷,她醒了过来,医师都说她活过来是「奇蹟」。

夏忠明病重被送到台中荣民总医院时,呈现深度昏迷。凌晨1时50分,她被送进加护病房,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从头顶飘往上空,远方出现一个宝座,旁边站著三位有翅膀的天使,声如洪钟地交谈,但她听不懂讲些什么。

夏忠明再往上飘,到了另一个地方,人都很高大,脸是平的,穿著寿衣,戴著瓜皮帽,房子都很矮小,一熘烟就有人从小房子进出,但是都没有声音。继续往上飘,又看到沙漠、竹林与无边的荷花池,池边有垂柳。她从水面站起来,衣服都没有湿。

再往前走,夏忠明看到有条石板路,两旁有人摆地摊卖东西,她想买,但是没有钱。然后坐上了一辆无人驾驶的车子,车上的人她都不认识。来到一座哥德式与庙宇融合的建筑物前,老老少少都是裸露著身体,有些婴儿在地上爬行。

突然走出一名穿著黄色长袍的人,挂在脖子上的佛珠垂到地面,拿著一本簿子,高声说「上面没有你的名字,不必等了」。这时她听到有人叫很长一声「姐」,她感觉像触电般醒了过来,很想大声讲话,但舌头就是不听使唤。她看到妹妹与妹夫在一旁看到她竟然苏醒过来,兴奋地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住院第六天,夏忠明从加护病房转往一般病房之前,凌晨3时40分,她又昏迷过去,灵魂再度出窍,看到一艘有高高桅杆巨大的「王船」,船上大汉叫她上去,正想这么高的船怎么上得去时,就站到船上,船旁有人游行,阵中有八家将、有人跳蛤舞,并在高歌,每句歌词五个字。她靠著船桅,转动的船桅一下烫、一下冷。

在昏迷灵魂出窍期间,夏忠明也有透视能力,加护病房完全不透光,她却能准确知道当时是白天或晚上几点钟,也知道病房中发生过些什么事。事后与家人、医护人员印证,时间真的很准,更令人称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