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 4万7千年前就已经造访地球了(16:9)
美军士兵披露绝密任务:与外星人对话。

美国空军一名退役士兵透露,他在服役期间参与一个与外星人有关的绝密项目,负责与外星人的通讯联系。据美国「我们是强者」(We Are The Mighty)网站报导,这个名叫谢尔曼(Dan Sherman)的男子于1982年加入美国空军保安部队(Security Forces)。

1984年,谢尔曼于在韩国服役时,他从另一名空军士兵口中得知电子情报(Electronic Intelligence,ELINT)领域,且对其产生浓厚兴趣。1990年,他很幸运地获准参加了有关ELINT的训练,到了1992年,他被派往美国马里兰州的米德堡(Fort Meade),参加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中级ELINT训练课程。

命运的准备

小灰人据称是美国于1947年首次接触的外星人。自6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一直运用一个方法与小灰人进行通讯。在谢尔曼所著《黑暗之上──保护命运项目》(Above Black:Project Preserve Destiny)一书中,他提到他参与了美国空军与小灰人(Grey)即外星人的通讯沟通。

谢尔曼在他还没出生之前,外星人找过他的母亲。她是外星人基因操控的对象,她生的小孩对于小灰人进行通讯、接收和传递讯号的方式,有比较强的接受力。他的母亲本来不应该会有孩子。而当她怀孕时,他原本也不被认为会存活太久。

终其一生,谢尔曼都被人们告知空军生活有多么棒,这使得空军似乎成了他唯一的归宿。诚如他所言,他已经准备好成为美国空军所谓的有直觉力的沟通者(Intuitive Communicator)。美国空军一直在等待谢尔曼。

参与绝密项目 开始和外星人沟通

在进入国家安全局受训之后,谢尔曼被一辆空军的货车载到一个不明地点。有人给了他两颗药丸,并指导他如何用意念移动电子萤幕上的电波。在他熟练之后,他得到「保护命运项目」(Project Preserve Destiny,PPD)赋予他的新指示。

当他在他的第一个PPD基地工作时,他已经不需要服用药丸。他与另一名空军士兵在一辆通讯车里值班。与他进行通讯的第一个小灰人的绰号叫史巴克(Spock)。他会收到对方传送的讯息包括识别码、一组5位数代码、以及他相信是经度和纬度座标的一堆数字。

有一天,当他在与史巴克进行通讯时,他因为被某事惊吓而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史巴克问他是不是故意的,当他否认时,对方结束了这次对话。

他后来尝试了几个月,试图恢复当时的「水平」。他最终如愿以偿,而且问了史巴克一些有关他们的种族以及他们如何沟通的问题。谢尔曼的上司显然无法监控他与小灰人的通讯,所以他可以自由地提问。但在这次通讯之后,史巴克就消失了,而他则被调往一个新的PPD基地。

他在第二个PPD基地的角色与先前的很类似,但他在这里接触的小灰人比较健谈,说话也比较直接。他为对方取了个「骨头」(Bones)的绰号。然而,当他询问「骨头」有关「保护命运项目」的问题时,对方突然终止对话。过没多久,美国空军与小灰人之间的通讯性质就发生了改变。

谢尔曼开始收到他所谓的「绑架资料」,包括日期、地理讯息、再次绑架的可能性、以及1至100的「痛苦等级」。他记得一些座标,经追查得知它们位于佛罗里达州、纽约上州和威斯康辛州等地。

有关对小灰人的一些提问

谢尔曼曾询问小灰人有关年龄、生育子女、穿越时空、有无灵魂等问题,以下是部分问题与答案:

时间──他们不是经由时间旅行,而是环绕时间而且从时间到时间旅行。

灵魂──「任何了解自身存在的实体都有智力,所以肯定有灵魂。」

交配──他们也会交配;排便──他们也会排便,但与人类排便的方式不同。

寿命──他们看待时间的方式与人类不同,但他们活多久时间与人类差不多。

能量──地球上的阳光很特殊,人类有朝一日将会学到在比较小的规模上使用相同的能量。

其他外星人──有很多。造访地球──他们造访地球已经有很长久的时间了,因为以前要造访地球比现在容易。他们曾促成某些人类文明的文化和技术。

在空军服役12年多次获奖

由于逐渐与外界隔绝,谢尔曼开始对他的PPD任务感到灰心。他最终还是成功取得解职令,从空军退役。在空军服役的12年期间,谢尔曼表现良好,曾获得一枚空军嘉奖奖章、三枚空军功绩奖章、以及四次空军杰出单位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