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末朝皇帝不敬佛像当场遭惩后醒悟
东吴末朝皇帝孙皓像。

续东吴孙权惊见舍利 吴地始见佛法流传

东吴末朝皇帝孙皓早想废除佛寺,但派出的使者在跟康僧会的辩论中败下阵来,后来又聚集朝廷的所有官员亦未能辩过康僧会,加之后来本人因对佛像不敬而遭惩罚,最后终于醒悟而信佛。

东吴皇帝欲废佛寺被康僧会辩驳

东吴在末位皇帝孙皓即位之后,法令比之以前更为苛刻暴虐。朝廷打算要废除一切以前朝廷规定正式祭典之外的祠庙,而且连佛寺都要一起毁坏。孙皓扬言说:「佛寺有什么理由让它存在?如果他们的教义是教化人们忠贞正直,与儒家经典一致,那还应当让他继续存在。如果不是这样,那就统统烧掉!」

大臣们提醒他说:「佛的威力与神仙不一样。康僧会当年是因为感化而降下舍利瑞寳,大皇才创建了佛寺。现在如果轻易毁坏,恐怕会招致后悔。」于是孙皓派遣张昱到寺庙去诘难康僧会。张昱极有辩才,他在僧会面前辩难诘问,议论纵横,提出种种难题。

康僧会针对对方提出的问题,旁征博引,展开议论。其条理十分清晰严密,文辞犀利而又流畅。他们虽然从早晨一直争论到晚上,但张昱未能使对方屈服。于是张昱告退,康僧会便送他出门。在张昱出门时,他看到当时佛寺旁边仍有婬祠还没有废除。

张昱问康僧会:「佛门教化既已铺开,这些人为什么离得这么近却没受沐染?康僧会回答道:「炸雷能把山劈开,但是聋子却听不著,这不是因为雷的声音太细小,如果道理通顺,就是远在万里之外也能响应,如果阻塞不通顺,人们宁可受苦刑乃至死掉也不愿接受。」

张昱回去后,赞叹康僧会才气极高而且极为聪明,自己无法测知康僧会得深浅,故建议孙皓亲自去考察。于是孙皓派车马将康僧会迎到朝中,并将朝中的贤能之士都叫过来,一起对康僧会进行质疑。等康僧会进到朝中刚坐定下来,孙皓便单刀直入地问道:「佛教宣传的是善恶报应,那么善恶报应又是什么呢?」

康僧会回答道:「贤明的君主以孝慈训育天下,于是瑞鸟飞翔而老人健在;以仁德化育万物,则甘美的泉水喷湧而出。善行既然有祥瑞呈现,恶行也是如此。所以做恶而隐蔽的,鬼要把他杀了;做恶显露的,人要把他杀了,易经说『积善馀庆』,诗经唱道『求福不回』,这既是儒学经典上的格言,也是佛教的训辞。」

孙皓又问:「如果是这样,既然周孔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那么还要佛教做什么?」康僧会回答道:「孔子的话,仅向世人揭示了眼前的物像,指出了实用的行为规则;至于佛教,则讲到极为幽深长远的人生意义和极微妙的现象。所以佛教认为,行恶则有下地狱忍受长久的痛苦,修善则有升天宫享受永久的快乐。用这样的道理来劝世,不是更好吗?」

孙皓不敬佛像立遭惩罚后醒悟信佛

孙皓当时想不出其他的话来反驳康僧会。不过孙皓虽然听闻了正法,但他的昏暴性情并未因此而改变。后来他让卫兵到后宫收拾花园,在地下挖到一尊金身佛像,像高好几尺,卫兵拿去呈献给孙皓。孙皓却让人放到肮脏的厕所里去,还让人用粪汤往上面浇灌,他与大臣们则在一旁看著嘻笑取乐。

不过顷刻之间,孙皓全身感到肿痛,而大小便处尤为严重,痛得他呼天叫地。太史为他佔卜道:「这是冒犯大神而招致的灾祸。」于是朝廷立即到各个寺庙去祈祷许愿以求保佑,并让宫女马上迎取金身佛像供在殿堂上,用香水洗了几十遍,然后烧香忏悔。

孙皓跪在地下连连叩头,并且自己陈述罪状,以乞求神灵宽肴。不一会儿,身上的疼痛便减轻了。于是孙皓派人到了寺庙,请求康僧会给他讲授佛经。康僧会跟著使者入宫后,孙皓向他询问获罪和赐福的原因。康僧会为他对佛经进行陈述和发挥,而且说得简要含蓄。

由于孙皓刚刚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听得非常明白。孙皓很高兴并且对康僧会很佩服,便要求看看《沙门戒》。康僧会因为戒文属于秘籍,不能轻易给别人看,便选取本业一百二十五愿部分给他看。这一部分又分作二百五十事,包括行住坐卧各个方面,皆是一般众生可以做的。

孙皓看到这些内容如此广泛而又普遍,更增加了其修善的想法,便到僧会那里去接受了五戒,结果十天之后疾病就痊癒了。此后,孙皓便将在康僧会住处的见闻经历大加修饰后,讲给宗室家人听,结果他们也都信奉了佛教。

中国历史上佛经最丰的译注者之一

康僧会在东吴朝廷里努力宣讲佛法。由于孙皓性情凶蛮粗卤,不能领悟深幽微妙的教义,康僧会只好跟他讲述关于因果报应的眼前事例,借以开导他的心窍。康僧会在建初寺里翻译出多种经书,诸如《阿难念弥陀经》、镜而王察微王梵皇经等,还有小品及《六度集》、《杂譬喻经》等。

康僧会的译文体裁颇具经文体式的妙处,文辞的意义也允贴准确。他还传了《泥洹呗声》,音律清峻哀婉宏亮,成为当时佛寺的一代模式。康僧会注释的经书有《安般守意》、《法镜》、《道树》等三种。他还为经书作序,其语言典雅隽永,义旨微妙严密。这些经书都曾流传于世。

东吴天纪四年四月,孙皓向晋朝投降。同年九月,康僧会以患病形式而离世。这年是晋朝太康元年。到了东晋成帝咸和中期苏峻作乱时,他烧燬了康僧会所建的佛塔,后来司空何充又予以重新修造。

佛塔在不信佛的将军前顿放光芒

当时平西将军赵诱从不信奉佛教,并且蔑视佛、法、僧三寳。他直接闯入这座寺庙并对各位道人说:「久闻此塔屡放光明,实属谎诞不经。所谓可信,就必能让人亲眼目睹,实际上只不过是不能罢了。」待他言毕,此塔顿时射出五色光芒,照耀著整个殿堂及佛寺。

赵诱见状,惊得毛发都竖立起来,不觉肃然而生敬意。从此,他开始虔诚地信奉佛教,并在这座佛寺的东面又建立了小塔。赵诱的转变以及前述种种事例,从大处说是由于佛祖神威的感化,从近处说,也是康僧会长期传播佛法的结果,所以当时有人画了他的图像,一直流传到后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