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古文明暗藏太阳系轨道数据
位于墨西哥城东北郊的特奥蒂瓦坎遗蹟是现存规模最巨大的古印地安文明遗蹟。

特奥蒂瓦坎古城(Teotihuacan),位于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东北约40公里处。在其繁荣兴盛的六、七世纪,全城有20万人口,规模可以和中国当时的长安相比。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特奥蒂瓦坎古城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特奥蒂瓦坎古城

墨西哥城北的广阔高原,矗立著两座巍峨壮观的金字塔。墨西哥人骄傲地把它们同埃及的金字塔相比。这就是闻名世界的墨西哥太阳金字塔(Pyramid of sun)和月亮金字塔(Pyramid of Moon)。人们常说,到中国不去长城等于没到过中国。同样,到墨西哥不去看一看这两座金字塔,也就等于没来过墨西哥。

太阳和月亮金字塔是特奥蒂瓦坎古城遗址的主要组成部分。特奥蒂瓦坎古城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前,美洲的一个重要政治和宗教活动中心,光辉灿烂的印第安文化之一。它有「诸神之城」的美名。当阿兹特克文化在美洲中部高原兴起时,特奥蒂瓦坎古城已经成为废墟。人们来到寂静广阔的古城废墟时,看到宏伟壮观的建筑遗蹟,不禁肃然起敬。

特奥蒂瓦坎佔地巨大,约11平方公里,多为古代居住民房与金字塔,根据测算,这座城市人口曾超过二十万人。

特奥蒂瓦坎遗蹟的中央有一个南北向的轴心称为「黄泉大道」(纳瓦特语:Micaohtli),是一个实际上比较像是长方形广场的宽广大道。之所以这条大道被称为「黄泉大道」,是因为西班牙人来到此地时,看到成群的金字塔。西班牙人由于古埃及的金字塔之故,认为所有金字塔都是陵墓(另一说是这里的阿兹特克人就称此地为「黄泉大道」),于是把这条金字塔群中的大道如此命名。事实上印第安人的金字塔不是陵墓,而是祭祀或是占卜测量用的。

大道的北端是月亮金字塔(西班牙文:Pirámide de la Luna),中段的东侧则有一座古代墨西哥最高大的建筑,称为太阳金字塔,这两座金字塔的造型类似,都是采用阶梯状的梯型叠成、正前方设置有非常陡峭的走道,其中月亮金字塔长宽分别为170公尺、150公尺,太阳金字塔的基座则为225公尺乘以222公尺,接近正方形,全高64公尺,不过太阳与月亮金字塔的塔顶在古代可能还有神庙状的建筑,因此金字塔实高比现今高一些,但因为年代久远早已消失,只剩下一个略呈圆顶状的小丘。另外月亮金字塔比太阳金字塔矮一些,但由于月亮金字塔所在地势较高,因此这两座主要金字塔的塔顶是接近水平的。

除了两座大型金字塔外,整个遗蹟群还包含了位在太阳金字塔对面的羽蛇神神庙,与一些围绕在大道周围的迷你金字塔与半地下半地上的建筑物地基。整个特奥蒂瓦坎遗蹟的佔地约83平方公里,由于早在西班牙人登陆墨西哥之前,该地就已经无人居住呈现荒芜状态,因此当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各民族,大肆破坏印地安原住民的建筑物建立自己的殖民地文化时,特奥蒂瓦坎反而躲过一劫安然存在到今日,而成为今日古代墨西哥文明非常重要的一个象征物,并受到各方高度重视。

「黄泉大道」根据太阳系模型建造
「黄泉大道」根据太阳系模型建造。

根据太阳系模型建造

古人在许多建筑物中隐含的精密数据常常令现代人惊叹不已,他们的智慧到底从何而来?

1974年,在墨西哥召开的国际美州人大会上,一位名叫休哈列斯顿的人声称,他在特奥瓦坎找到了一个适合其所有建筑和街道的测量单位。经过使用电子计算机计算,该单位长度为1.059米。例如特奥蒂瓦坎的羽蛇庙、月亮金字塔和太阳金字塔的高度分别是21、42、63个「单位」,其比例为1:2:3。

哈列斯顿用「单位」测量黄泉大道两侧的神和金字塔遗址,发现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情况「黄泉大道」上这些遗蹟的距离,恰好表示著太阳系行星的轨道数据。在城神庙废墟中,地球和太阳的距离为96个单位,水星为36,金星为72,火星144。城堡背后有一条特奥蒂瓦坎人挖掘的运河,运河堡的中轴线为288个单位,正好是火星和木星之间小行星带的距离。轴线520个单位处有一座无名神庙的废墟,这相当于从太阳到木星的距离。再过945个单位,又有一座神庙遗址,这是土星到太阳的距离,再走1845个单位就到了「黄泉大道」的尽头枣月亮金字塔的中心,这恰恰是天王星的轨道数据。如果再将黄泉大道的直线延长,就到了塞罗瓦戈多山山顶,那里有一座小神庙和一座塔的,地基仍在。其距离分别为2880和3780个单位,正是海王星和冥王星轨道的距离。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偶然的巧合,显然令人难以信服。如果说这是建造者们有意识的安排,那么「黄泉大道」显然是根据太阳系模型建造的,肯定特奥蒂瓦坎的设计者们早解了整个太阳系的行星运行情况,并懂得了各个行星与太阳之间的轨道数据。然而,人类1781年才发现天王星,1845年才发现海王星,1930年发现冥王星。

在史前时代,是谁为建造特奥蒂瓦坎的人们指点出了这一切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