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用吃斋饭的方法找到害他的人。
孩子用吃斋饭的方法找到害他的人。

一、小儿索命很特殊,这是神助!

高安村有个小孩子,在田间劳作,被人所杀,凶手没有捉到。到了第二年他死的那天,家里人为他设斋。

这一天,有个同村的孩子,见一个孩子对他说:「我是某家死了的孩子,今日家中为我设斋,我与你一起去吃,好吧?」同村的孩子,便随著到他家,一起坐到灵座上,斋饭供上,他们就一起吃,家里的人都看不见他们。

过了好久,死孩子的舅舅,最后才到,望著灵座就哭。死孩子迳直指著他舅舅说:「他就是杀死我的人,我讨厌见到他。」便离座而去。

死孩子离开以后,家里的人,就看见同村的孩子,坐在灵座上,都异常吃惊,问他:「你坐在这儿是什么缘故?」这孩子把过程全都讲了,并且说;「是他舅舅,杀死的他。」

于是,人们把他舅舅,捉到宣府,经过审询,他舅舅交代了罪行,便被处决了。

那位高安村小儿,索命的方法,很特殊。小孩只能这样。这是神的巧妙安排。

二、举箸未起,突然死去

袁州录事参军(官职名)王某,曾起诉一个强盗,狱案已成,而遇上了大赦令。王某认为这强盗的罪,不可宽恕,就先杀了他,然后才宣读大赦令。

王某罢官后,回到新喻地方,县里有个姓冯的客人,准备了酒席请王某,约定明日前往赴宴。但是,他这天晚上,住在佛寺的僧院中,见到那强盗的鬼魂,来说:「我的罪确实该死。但已经在大赦令之内了!你为何隐匿王命,而杀死我?我现在已经得到冥司的批准:允许索命!你明天还想去冯家吃饭么?我看不去也罢!」说完就消失了。院里的和尚们,只见他和人说话,但见不到和他说话的人。

第二天,王某刚刚开始喝酒,举箸未起(筷子还没举起来),就突然死去了。

三、宫中使者为何缢死褚仁规

军将刘璠,生性耿直勇敢,因犯法被迁徙到海陵。郡守褚仁规,讨厌他,诬陷他图谋叛乱,得旨,杀其于海陵之市。刘瑶将死,对监刑的人说:「替我告诉我的几个儿子,在我的棺材里,多放些纸笔,我一定要控诉褚仁规!」

过了几年,褚仁规入朝时,泊舟于济滩江口。到了半夜,只听岸上连声呼叫:「褚仁规,你知道自己要死了么?」船上的人都被惊起,看岸上,一个人也没有。褚仁规对左右的人说:「你们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么?是刘瑶呀!」立刻命人准备酒食,祭祷谢罪。

褚仁规抵达都城后,因为残酷暴虐,而下狱。狱吏夜里梦见一人,身材高大,面目暗黑,带著二十多人,来到狱中,抓住褚仁规而去。

狱吏从梦中醒来以后,对褚仁规的亲信说起,那人抚胸叹道:「我的主子,必然要死了。那人就是刘瑶。」

这一天,宫中派出的使者来了,使者带来约二十人,在狱中缢死了褚仁规。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宫中使者为何要类缢死褚仁规?这大概就是上苍安排,鬼使神差!

四、吴景主动交代,认命还命

浙西的军校吴景,丁酉年间,在石头城的僧院中设斋。这天晚上,既已陈设完毕.忽然听到一个妇女,很悲哀的哭声,由远至近,一会儿就在斋宴间了。吴景便告诉院里的和尚说:「我过去随从军队,攻克豫章,俘获了一个妇人,生得挺漂亮。没有多久,她丈夫请求赎回。将军的军令很严,不允许私自留下俘虏,我为了灭口,便杀死了她。后来很是后悔,今天设斋,正是为了此事。」便与和尚一同前往,见妇人果然在那里。和尚替吴景乞求,妇人说:「我只知道向吴景讨命,不知道其他。」猝然向前追拿吴景,吴景跑上佛殿,大呼:「我还你命!」便一跤栽倒,死了。

五、霍某借「马」,「马」到成功

五代时,刘存担任舒州刺史,聘请儒生霍某,为团练判官,很是信任。但是后来,他听信了左右人的谗言,便构成其罪,下到牢狱之中,禀报吴主,请求处死霍某。吴主知道霍某冤枉,便命令刘存,把他送到扬州去工作。而刘存竟然在狱中,把霍某勒死了。

不久,刘存改官为鄂州节度使。霍某的一个朋友在舒州,梦见霍某一身白衣,从司命的庙中走出,拍掌大笑道:「我已经可以报仇雪恨了!」

俄而,刘存率军征讨湖南,霍某的表兄马邺,为黄州刺史,他知道霍某被刘存冤杀之事。有人在夜里扣著齐安城门,道:「舒州霍判官,将往军前,马病了,请禀报马邺使君,他来借马。」守城的前来报告,马邺叹道:「刘存屈杀霍生,现在霍生要去了,刘存能没有祸事么?」

于是,马邺在纸上,画了几匹马,到水边上祭祀,然后烧掉,算是给霍某送去几匹马,以助他马到成功。果然,数日之后,刘存兵败而死。

(以上均出自宋代李昉《太平广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