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治水之道得之于金简玉书
传说大禹治水之道得之于金简玉书。

传说舜帝时候,洪水滔天,黎民百姓没有个安身之所,舜帝就命鲧去治水,鲧听信鸱龟的话,盗窃了天帝的息壤,采用塞填的治水方法,结果不但没有把洪水治服,反而造成了更大的灾难,舜帝就把鲧杀了。鲧死了以后,三年肉体不腐,肚子鼓鼓的,舜帝便命人用吴刀把鲧的肚子剖开,大禹便离开了父身。禹长大后,舜帝见他品德高尚,聪明能干,就任命大禹去治水。起初大禹还是采用父亲塞填的办法,经过一段时间后,才知道塞填的办法错了。于是便历诸异域,为治水求贤。他东从搏木之地至黑齿之国;西从三危之国到一臂三面之乡;南从交趾孙朴续祸之国到不死之乡;北从令正之国到积水积石之山。还派了太章和竖亥步量大地。他的皮肤晒得黎黑,脚也走跛了。

大禹不但走遍四方大地,还翻阅了很多书。后来他从《黄帝中经》中得知,在九嶷东南天柱,号曰宛委(即南岳衡山),黄帝曾在这里藏有金简玉字之书,内容是治水之道,他便来到南岳衡山,杀了一匹白马以祭山岳。可是南岳七十二峰,盘亘八百里,这金简玉字之书,到底藏在哪座山峰上?又是个难题了,但他并不洩气,不分天晴落雨,每日从这峰爬到那峰。

一日,大禹爬山劳累了,便枕石而睡,在梦中见一个穿著皂袍,形状奇怪的神人,自称是玄夷苍水使者。神人告诉大禹,想要得到金简玉字之书,先要到黄帝岩上山顶,顶上有一盘石,可凿石得书。大禹醒来高兴极了,就按神人的吩咐斋戒沐浴,如期登上山峰,果见一盘石,忙凿开盘石,便得了宝书。

大禹将书中治水之道细读深思,知道了正确的治水办法:必须湮疏结合,该湮则湮,该疏则疏。王母之女云华夫人瑶姬又派来了她的七名侍卫狂章、虞余、黄魔、乌木田、大翳、庚辰、章律帮助大禹斫石疏波;黄帝时候来到南方的神龙--应龙,用尾巴将大地划成一条条深堑,以导水引流。河精的使者玄龟,以青泥用来湮填,青泥湮填以后变成了石头,再大的洪水也能挡住。

大禹在大家的帮助下,便将滔滔洪水治服了。大禹治洪水后,把金简玉书送还南岳山。那藏金简玉书的山峰,就是现在南天门下的金简峰。

大禹在南岳期间,留下了许多胜蹟,他杀白马祭山岳杀马冲,在他结集治水队伍的毗卢洞周围五十里地方叫禹王城;云密峰下休憩的地方叫大禹岩;巾紫峰上的紫金台是他遥祭舜帝之所;南岳祝圣寺,原称清泠宫,是他为崇祀舜帝所建,宫后有他亲手所植的柏树,称为禹柏;岣嵝峰有禹庙、禹碑。禹碑是我国最古的一块碑文。后人还在大庙御书楼中竖了一块刻著「功高神禹」的大石碑,以纪念大禹的业绩。

中国专家认为长江四千年前洪灾遗蹟印证「大禹治水」传说南京大学朱诚心教授、上海市博物馆及南京市文物局等单位的五位专家,先后对长江中下游包括长江三角洲的上百处古遗址进行了考察研究,并运用环境考古法和碳十四放射性同位素测年断代法,对长江流域古洪水进行了研究。

他们发现,在距今1万年至3300年的商周时代无文字记载时期,长江流域共有七次特大洪水。其中,以距今4000年时期的一次最大。

朱诚说,在许多遗址地层中都有不含任何文化器物(如陶器、工具或其它与人类生存有关物品)的自然层。这些自然层的特征是:在前后应当相继的文化层中间,出现了不同时间尺度的自然淤土、泥炭或沼铁层。而在与这些遗址相对应的同一地区自然地层层型剖面中,却出现大量与文化断层相同时期的埋藏古树、甚至埋藏森林,这些埋藏古树外部包裹有大量冲积特征的砂砾石。有的遗址地层中,也存在埋藏古树与文化器物在同一层位出现的现象。

他说,这是特大古洪水灾害事件遗留的地层学证据。

考古发现,在长江三角洲的一些地层遗址的文化断层中,淤泥厚度达1至1.5公尺。专家认为,那是距今4000年时发生于良渚文化末期的那次特大古洪水留下的痕迹。

南京博物院考古部主任邹厚本研究员认为,在此时期之前出土的许多彫刻非常精良的玉器和其它人类生存物品这时却突然不见了,这可能是巨大的洪水灾害迫使人类迁徙的结果。

朱诚认为,4000多年前的这次特大洪水,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大禹治水」的历史传说,二者在时间上是基本吻合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