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匠到地府打磨,听到了骇人的秘密。(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石匠到地府打磨,听到了骇人的秘密。(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古时候,安徽合肥地区有一位绅士,家财丰厚,善于交际。他开了典当行、古玩店、钱庄等,生意十分兴隆。

某年,他新印十串一张的大钞。印好后,经理请绅士到印刷间检阅。经理取出一捆,递给绅士过目。绅士从中抽出一张,到门口阳光下细看,看完后放在门边的桌面上。

不料此时吹来了一阵风,将这张大钞吹到了空中。于是,经理就叫学徒爬梯子到屋顶上去找,但却踪迹全无。房屋四周有很高的围墙,照理是不会吹到外边去的。绅士觉得此事很奇特,就叫经理把这张大钞的号码记下。

两年后,有一个石匠拿钱票来兑现钱。经理一看,正是从前被风吹走的那张大钞,于是马上领他到绅士家中。

绅士请石匠到客厅坐下,然后问他:「你这钱票是怎样来的呀?」石匠说:「是我打磨得来的。」绅士说:「你帮人打一盘磨,也不过一二百文钱,他们怎么会给你这张十串钱的大钱票呢?」

绅士不断追问,石匠有些不耐烦了。绅士解释说这张大钞曾发生过奇特的事,所以想弄个明白。石匠一听便照实说:「我给阴曹地府打磨,阎王爷送给我的。」

绅士一听十分惊奇,问道:「你怎样会到阴间去打磨呢?」

石匠说十多天前他遇到了两位公差,拉著他到一座陌生的城市,然后把他带到一个大官府的大堂上去。堂上坐著一位官员,威严地说:「你要好好打磨,限期三天,如果工作得好,到时多给你钱;如果打得不好,当心罚你。」

接著,二位公差将他领到磨房,眼前出现一个大磨,把他吓了一跳,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磨。他一直打了两天,后来跟二位公差渐渐混熟了,就问他们这是磨什么的?

公差说:「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能对第二个人说呀!」石匠答应不说。公差说道:「告诉你吧,这是磨人的,这里是阴曹地府!你打好这磨之后,先要用它磨三个人:第一个先磨东门外杀牛的;第二个是磨某大官……」说到这里,石匠住口不说了。

绅士再三追问:「还有一个是磨谁呢?」因为绅士紧追著问,石匠只得照实说:「我听说,第三个要磨的人好像是你。」

绅士大吃一惊,忙问原因。石匠说:「我听那二位公差讲,你在八月十五日那天,做过……」石匠说完,只见绅士头上的汗珠,如黄豆般滚了下来。

石匠接著说:「我打完磨,二位公差领我见了那位大官,他给了我十串钱一张的钱票。然后吩咐二位公差送我回家。」

绅士听完后说:「这事你千万不可向别人再说。你以后也不要再打磨啦,我除了兑给你十串钱外,另外再送你二百两银子,拿去做小生意吧!以后如有缺少,周转不灵时,可直接来找我。」

石匠连声答应,拿著银钱,称谢而去。

绅士想起了某年八月十五,自己为了夺取盟弟的宝物,而将他灌醉,然后把他捆绑,推入花园井中杀害。自己则将盟弟的宝物据为己有,瞬间暴富。

如今听了石匠的一番话,吓得胆颤心惊,日夜不安。他在后花园中盖了一间静室,设立盟弟的灵位,日夜焚香,忏悔祷告:「愿将所有财产悉数拿出去行善,并且都算是盟弟您做的功德!」

于是,绅士设粥厂、舍棉衣、济贫困、兴道院、助佛寺。不到半年,便将他的古玩店的资产变卖施舍完了。

这时,他听说东门外杀牛的老板,脚被牛踏著了,开始肿胀流血水,百治无效,日夜呼痛,不久就去世了。后来,又探听到某大官在剃头时,剃刀不慎剃破一个热痱子,从此流流血水,半年后竟从头至脚溃烂,最后死了。

绅士一听,更加害怕,于是做善事更加积极。他心想:我不如趁现在未死,阴刑来临之前,赶紧把所有的财产全拿出来做善事。后来,他又放生吃斋,为善更力,忏悔更诚。如此又过了两年,他的财产已用去三分之二。

有一晚,石匠忽然来访,绅士急忙请他进来,问他有什么事。

石匠说:「我特来给你报个喜信,你不必怕了,阴间不磨你啦!昨晚,二位阴差在梦中对我说,他们俩当初因洩露了天机,被地府阴官责罚鞭打了一顿。后来因你忏悔行善,无形中他们又立了功,地府已将他们二位升了官。昨晚他们即将上任,特来说与我知,并叫我转告你,因你能忏悔行善,不磨你了,叫你继续行善积德。」

绅士终于把那颗惴惴不安的心放了下来,但依然虔诚为善。最终享寿七十,得善终。

(事据《玉历宝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