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瘟疫者不但身上有特殊的「标记」,有的还会有特殊的「味道」。
感染瘟疫者不但身上有特殊的「标记」,有的还会有特殊的「味道」。

1665年的瘟疫让伦敦数以万计的人痛不欲生,染上瘟疫的人,身上都会出现神秘「标记」(token),然后头痛、呕吐并很快死去。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染上了瘟疫,在大街上行走或购物时,突然倒毙,被人扒开衣服时,发现身上布满「标记」。

「标记」大小如一便士银币

伦敦瘟疫在史书中屡屡描述的情形与记载中的欧洲「黑死病」症状基本一致。是一种腺鼠疫,染上瘟疫的人,通常在脖颈、腋窝和外阴部出现特殊「标记」,是一些黑色的小肿块,经查「是坏疽斑点,或者说是坏死的肉,结成一颗颗小瘤,宽如一便士小银币」。

感染者会因为肿块疼痛难忍而变得谵妄发狂、甚至跳楼或开枪自杀;有的因疼痛而发狂、精神失常如欣喜若狂,有的染疫者会突然从家里冲到街上,边走边舞,做出上百个滑稽动作,身后跟著追赶他的老婆和孩子,大声呼救,悲泣号叫。悲惨、恐怖和癫狂,让人恍惚错进了疯人院。


瘟疫携带者的神秘「标记」。

婴儿吸著死去母亲的乳汁 母亲身上有瘟疫标记

有些孩子的尸体被人发现时,还在吸著因瘟疫而死去的母亲的乳汁。有一位母亲想请药剂师来看看自己不太健康的孩子,当药剂师来到时看见孩子正在吃奶,而母亲的乳房上竟然已有瘟疫的斑点。

他非常惊讶,说服母亲将孩子递给他,然后他抱著孩子,走向摇篮,将孩子放在摇篮里。然而解开衣服,他发现孩子身上也有著同样的斑点。他赶紧回家,给孩子的父亲取了一些预防药,可是他再次赶到时,母亲和孩子都已死去。

一个商人的妻子面临临产却染上了瘟疫,商人既无法找到助产士、也找不到保姆,他像疯子一样从这家跑到那家,但得不到任何帮助。只好尽己所能帮助妻子。最终他将一个死去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一个小时候后,妻子死在他的怀里。

当人们看到他时,只见他紧抱著妻子的尸体一动不动坐在那里,他身上没有任何感染的标记,而是在悲伤过度中死去。

染疫者的奇特「味道」

感染瘟疫者不但身上有特殊的「标记」,有的还会有特殊的「味道」。英国国家遗产基金会客服经理珍妮.奥尔德里奇(Jenny Aldridge)证实很多黑死病感染者是通过是否闻到甜味,来判断自己是否染上疫病的。

当时留守伦敦的医生威廉.蒙佩森(William Mompesson),他的妻子凯瑟琳(Katherine)在得黑死病的前一天晚上,她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甜味。据此,蒙佩森医生便知道妻子已经被感染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人之所以会闻到甜味,是因为染疫者通过嗅觉,检测到内脏已经在衰竭腐烂,这情况说明人离死亡已经不远。

始于1665年春天的伦敦大瘟疫,大约一年后结束。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超过68,000人,但许多人认为死于鼠疫的人数接近10万人。当时的情景令许多人认为是人间地狱、或是所有时代的终结。写下《大疫年纪事》(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的作家丹尼尔.狄福(Daniel Defoe)把瘟疫看做是「上帝的复仇」,他希望后人在回顾这段历史时也能阅读出上帝的启示,理解「征象」(signs)生与死、征兆和启示、毁灭和救赎……的深意,他希望留下一份「备忘录」,好给未来人提供启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