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他去外地游寺院,寺院门上匾额叫「承天寺」。
梦里,他去外地游寺院,寺院门上匾额叫「承天寺」。(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赴任前的梦 不祥预兆

滕恺,字南夫,婺源人(今属江西)。宋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中甲科后调到信州任司户。他将要赴任时,做了一个梦,他预感是不祥之兆。

梦里,他去外地游寺院,寺院门上匾额叫「承天寺」。寺内房屋十分壮观,只是没有僧人居住,仅有个老和尚出门迎客说:「这座寺是我的师父所建造的,刚建成时,他因为俗缘未了,便离开寺院出去云游,很长时间没有回归,众僧人也因为这而离去,只有我老病无力走不动,才在这里做些香火洒扫的事。」

滕恺问:「去了多长时间。」答说:「二十七年。」又问:「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说:「今年应该回来了。」

滕恺这年正是二十七岁,他醒来感到这是一个不祥之兆。

路过梦境中寺院 解前世今生

这年秋天他要到南康军(今江西星子)参加朝廷对官员的考核。在旅途中,某天日落西山薄暮时候,他向一平民家借宿。但人家不愿意留他,指著一条弯曲的小路说:「那里有一座佛寺,很清静。过路官员和士子大多都是在那里投宿。」

滕恺便去找那寺庙,走上小路几十步,果然看见野外有一寺院,寺的门额上写著:「承天寺」。进入大门后很冷清,廊房殿间落的灰尘如积,徘徊很久,才见一人出来相见,问答全和梦中所见所闻的一样。

滕恺戏笑著登上禅床,做出长老说法的样子,认为梦中的事已被证实应验。接著他又被领到客房,打开窗户,拂扫床榻。凡是室中的东西膝恺都觉得是过去见过的,心里大为讨厌,不愿意住到这里。勉强在旁边另找房子住下,第二天清晨就赶忙离开了这里。

自从此后,他常常郁郁寡欢。要进入考试的时侯,白天吃不了饭,晚上睡不好觉,和同院考试的官员相处,也没有笑颜欢语。于是有人问他缘由,他就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别人,说:「我恐怕要死了,怎能有快乐的心情呢?」同院的人都好言安慰他不要相信。

道士预言死期

考试完毕后他就返回,路过乐平驿站,有一个道士求见说:「我想见户曹君!」仆人进屋向滕恺报告,恺拒不见他。岂知道士便自己闯进来,瞪著滕恺说:「赶快准备走吧,三天内到还可以在死前和家人见上一面,慢了就见不到了。」道士说罢,也不施礼就走了。

滕恺更是害怕,写信告诉他的家人后,就隐隐感到有了病。过了三天,来到德兴县,赶忙把知县请来,对知县说:「我将要成鬼了,没时间给你多说话了,路上我遇见了一位狂道士,说我命已到尽头,今天要死。如果像他说的那样,死后的事情就托给你办了。」

知县说:「怎么会有这事呢?一定是你一路劳苦成疾,我回去拿些酒来,和你一同饮酒,陪伴你住在这里,你不必害怕。」知县刚刚上车回去拿酒,滕恺便突然死了。

他的兄长纯夫在家乡,自收到乐平寄来的家书后,便开始忧虑。这日正倚门盼望,突然见一僧人头上戴个暖帽,拄杖而来,称自己是庵中的人。纯夫迎上和他说话,僧人不答话,用袖子蒙著脸,一径走进大门,往滕恺的书房走去。

纯夫忙跟进去,书室中并没有一人,不觉失声痛哭。这时德兴来人已经用卧轿把滕恺的遗体抬到了,头上戴著暖帽,纯夫才知道那个僧人即滕恺的魂魄所化。

(据:《夷坚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