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化专家贝希教授说:「无人能详细说明,如此复杂精密的生化系统,是如何以达尔文的进化方式演变而来的。」(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美国生化专家贝希教授说:「无人能详细说明,如此复杂精密的生化系统,是如何以达尔文的进化方式演变而来的。」(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人到底是不是猴子变的?多少年来人们争论不休。翻开达尔文的著作,不禁让人大吃一惊:别瞎折腾了,达尔文自己早已有了结论!

当年达尔文提出进化论时,生物对他来说好比是黑盒子。因此,对于推算出来的「进化论」理论,达尔文并非底气十足,他说:「如果可以证明有任何复杂的器官不可能通过无数、持续、微小的改变形成,我的理论将绝对失败。」

90年代中期,电子显微镜及生化技术的发展,让科学家们在镜头下看到了生命的基本单元「细胞」复杂得不可思议,也看到了达尔文理论的失败。达尔文时代,还没有电子显微镜,如果达尔文能活到90年代,想必他会站出来说:「对不起,我那套理论误导世界,请赶快抛弃它。」

帮达尔文纠正这个大错误的,是美国生化专家迈克·贝希(Michael J. Behe )。他是宾夕法尼亚利哈伊大学(Lehigh University)的生物化学教授。他在1996年出版了震撼世界科学界的著作《达尔文的黑盒子:生化理论对进化论的挑战》(Darwin's Black Box: The Biochemical Challenge to Evolution)。

贝希教授说:「面对现代生化学所揭示出来的极为复杂的细胞结构,科学界似乎完全瘫痪了。无人能详细说明,如此复杂精密的生化系统,是如何以达尔文的进化方式演变而来的。」

他还说:「细胞以如此复杂的结构组合在一起,这绝不是偶然中能发生的。即使一个单细胞,其结构也极为复杂。」

他以人的眼睛为例,瞳孔似照相机快门,无论是在阳光下还是在黑夜里,都能让足量的光线进入眼球。水晶体表面能自动改变光线密度、调整色差等。这些复杂的机制令所有的科研人员惊叹。

那么,「有机物自发产生单细胞生命」的概率有多大?著名天文学家弗瑞德·霍以尔说:「此事发生的可能性,就像一阵飓风吹过一座废料场,然后组装好了一架波音747一样。」

贝希在《达尔文的黑盒子》一书中指出,有机体是很复杂的,不可能随意进化而来,比如人的眼睛。那么,只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这些有机体是一个「大智大慧的设计师」创造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