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媒介通灵师2(16:9)
当代著名灵媒。

世界著名媒介通灵师詹姆斯.范普拉(James Van Praagh),被认为是目前全球少数几个能与死者沟通的灵媒之一。他的著作《与天堂对话》(Talking to Heaven.)也为不少专家学者极力推崇。范普拉生于1958年8月23日纽约,是一位美国作家、制片人和电视名人,作为世界著名灵媒,他以在物质和精神领域之间传递信息和对话而闻名。他将自己描述为具有洞察力和通灵能力的媒介。他写了许多书,包括《纽约时报》畅销书《到达天堂》和《与天堂对话》(Talking to Heaven.),《与死者同生》(Living with the Dead)等。

《纽约时报》畅销书《与天堂对话》的作者,通过主持的降灵会帮助人们与逝去的亲人沟通,这些沟通与对话、向人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看到了另类空间生命的延续。

暴力是最悲剧的死亡方式

人们离开世间的方法各有不相同。有些人在睡梦中安详的去世,有些自知死期,也有些人是因为意外而死亡。尽管在来到地球之前,我们已经选择好自己的死法,但暴力的死法,还是最悲剧的死亡方式。而且它对还活著的人身心的冲击也最大。 在许多案例中,意外之死通常不在我们心理准备中。因为事件发生太突然,灵魂就像是被肉体倾倒而出一样。它一直残留著临终时的印象,多年不忘。虽然一切终成梦幻,但在这段期间,灵魂可说是迷失的灵魂,或是一般人所称的鬼。如果一个灵魂有解不开的心结,不快乐或无法安息,我们将之归类为吵闹鬼。

幸运的是,在另一个世界中,大多数灵魂都在为拯救这些迷失的灵魂而努力著。 在任何情况下,你都是完全主控者 在某些情境中会存在一些无法安息的鬼魂,在任何情况下,你都是完全主控者。在某些案例中,这个鬼魂都不认为自己死了,比如暴力地惨死,如被谋杀就是一种。

你就要做点努力,静坐冥想,试著让那个鬼魂知道,它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了。让他的祖先们带引他进入另类世界。一次又一次提醒他,他其实不需要停留在人间与灵界的中间地带。

军人之死

在朋友的介绍下,一个年轻人来到我的屋中。我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也不知道另一个世界有个焦急的灵魂。有人似乎急说话,于是我们开始了。 「你的家庭中好像有很多分离。你是否离家很远?我的意思是,他们是否住在别州?」「是的。」他回答道。

「罗拉这个名字对你是否有意义?」「是的。她是我妹妹,住在亚利桑那州。」 「你家原本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是的......原本有的。」 「是的。我很强烈地感觉到一个年轻的男人在这儿。我想他是你兄弟,是不是?」

「他就是我想要接触的人。」

「他给我一个名字,麦可,这对你有意义吗?」 年轻人开始哭起来。「是的,就是他。这是他的名字。」

「他说他一切都很好,他很高兴你今天能来这里。他要你回去告诉父母,他一切都安好。他谈到德州。」

「我父母住在德州。我们就在那儿长大的,他一切都好吗?」 「他很好。他不相信我能听见他,他想做这件事好久了。他在灵界碰到了一些朋友。军队里的,一些哥儿们,你听得懂吗?」 「是的,我懂,请继续。」 「他是不是在越南待过?因为他提到战争时说得很快。战争在越南,他与兄弟重聚了。他说他不想去那儿。」 「没错!当时我还小,但我妈总是告诉我,麦可多么不想参加越战。」 「他似乎很快就死了。」

我发现自己陷入深沉的梦幻中,看到火与痛苦的影像。我在越南的中部。那个景象就如同整个世界都疯了一样。黄色与橘色的明亮火花围绕著我,在我前面,我听到了阵阵剧烈的爆破声,我看到我的客户。我说我必须停一下。我要求我的导师将这个死亡景象转移,因为它对我肉体的冲击太大了。我的导师立刻帮我转化了。环境再继续,但这次我成为旁观者。

「我看到一个人在丛林中。天好黑。我相信那个人是你哥哥。他很紧张,和其它兄弟走在一起。他想要脱掉外套,但是他的外套下面好像被腰间什么东西缠住了。」 年轻人努力抑制泪水。他知道我在解说他哥哥死亡之前的情景。我看到手榴弹的盖子被外套的拉连扯开了,一阵强烈的火光呼啸穿越过这个士兵的身体,他的头断了,一切又回归黑暗。 我看著我的客户。

「你哥哥是不是被外套拉链钩住的手榴弹爆炸身亡的?」 年轻人慢慢坐回座位,他欲言又止,彷彿想到一个正确的字眼。「是的,政府送来的公文是这么写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次的经验。我还没经历过如此鲜活的记忆。当我要继续时,简直无法安定下来。 「

真是太奇特了!你哥哥有很特别的沟通技巧。等一下,看看他还要说什么。他形容他回过神的情景。他说经过几秒钟的不省人事,他又回覆了意识。他望望四周,觉得自己不太一样了,他不再像以前那么疲累。他看到兄弟们围在一起痛哭。但他听不见他们哭什么,直到走近一点才明白,他们在叫唤他的名字。『麦可!麦可!』他回答了,但他们听不见。他走进了圆圈,跟著大家往地上看,然后他看到一个碎裂的尸体。突然他觉得一种怪异的感觉穿过身体。他看看弟兄们手中拿著的名牌,上面写著他的名字。」 年轻人也听得入神了。「真不可思议!他完全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说他有点困惑,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可以强烈地感觉到他的和平与安详。等一下,他说他被爱丽丝接走了。他认识爱丽丝吗?」 「爱丽丝是我们的祖母。」

爱犬也还活著

「哦!爱丽丝来帮他度过这个关口。他吓呆了,但也觉得快乐、放松。他说她就站在他身边。他要我告诉你,他也看到爸皮,还有啾啾在。」 爱犬也还活著 「爸皮是我们的祖父,啾啾是他的德国牧羊犬。麦可是跟啾啾在一起的。真不可思议!所以动物也还活著?」

「所有的生物都将继续生命。你哥哥要我对你说他很抱歉,让大家为他难过这么久。请放心,他活得很好,而且很开心。」 「要他别担心这些了,我们只是要让他知道,我们很爱他,也很高兴他与我们同在。我们期望有一天能再见到他。」

「他说他和所有的人......他在大笑,啾啾也在笑......会等你们。」 当降灵会中也出现了动物之灵时,客人通常有点窘困地看著我。我们没有想过小猫小狗也会死而复生,为什么不呢?动物与人类一样,都是造物主创造的。动物出现的频率与人一样。一个动物会将它的癖好明显地传递给我,譬如他们喜欢吃什么,或爱坐在哪个角落。和人类的灵魂一样,它们也会说明自己的死因,当它生病时如何难以进食,或是在最后阶段如何的寸步难行。

去世的英国农夫的美好故事

我相信,这个故事说明了动物如何无私、无我地爱著我们。很久以前,一个单纯的农夫住在英国的乡下。不幸的事发生了,他的农地被夺走,家人也全死了。唯一留给他的是一只年老、驼背,名叫蓓蒂的白马。当初还是他接生的。蓓蒂与老人在一起很久,直到它该走的那一天。蓓蒂去世了,老人这下真的只有孤伶一人了。几年后,农夫也走了。

当他在灵界醒来时,他看到眼前一片青翠的草地,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看看不远处的山丘,突然一匹马越过山丘奔驰而来。那是他的老蓓蒂,但现在它看起来没那么衰老驼背了,而是年轻、光鲜的一匹纯种母马。当白马靠近时,农夫认出了它,也感受到了它的爱,带领农夫进入灵魂世界的。 我们与宠物之间的联系,会持续到另一个世界。爱心永存,不论是与谁之间,爱都将延续生生世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