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复活者自述:亲身经历地狱火海
死而复活者的自述。

1、死了十一小时

当大家在为工作而忙碌时,「哇!」在中国上海市某工厂做工的王建先生,在操作机械时,由于一时的疏忽,皮带竟然被转动的机器捲入,整个人飞出,掉在数米远的混凝土上面,挣紮了一会儿后就断气了。

然而为了慎重起见,先将尸体搬进医院后,确认人已经死了,然后送到家人所为其准备的,位于郊外的一间房子。唯恐身体放久了会发出臭味。于是立刻准备出葬,并请和尚唸经,同事和邻居们都来参加此次追悼会。

大家对于王建的为人非常地敬爱,因为他平时做人很好,做事情也非常尽责,外人讬付的事更是办得尽善尽美。因此,没有一个人不惋惜他的死亡。到了夜晚时刻,来参加追悼会的人都一个个回去了,场面变得非常冷清,只剩下家人守在旁边。

当家人正在感伤时,王太太忽然说:「大家节哀一点,有人的呻吟声。」王太太朝黑漆漆的窗外望去,此刻夜已深了,除了飒飒的风声外,并没有什么动静。「这就怪了,难道是我的耳朵听错了吗?」王太太以为自己伤心过度而听错了。

「不!没有错,我也听到了。」此刻,家人们都停止哭泣了,彼此对看著。这个时候又听到「唔唔唔……」这次的声音比较清楚,而且并不是从外面传进来的,而是从旁边……

「唉唷!」大家异口同声,不约而同地惊叫著,这真是天大的怪事。逝世的王先生正在呻吟著,并像打哈欠般的伸出双手。王建从死神的手中脱逃出来,整个人完全复活了。这是一九七四年九月十九日所发生的事。

「啊!爸爸。」笼罩著的忧愁顿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全家的欢乐。大家合力的将王先生抱起来,并高声地欢呼他的再生。这惊人的消息,马上传遍该市。

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很多人都抱著许多疑问,来询问王先生所经过的「死后的世界」。

脸泛著苍白,好像心有馀悸似的。他死了约十一小时,然而对他所经历的另一个世界,仍非常深刻。每一个情景还历历在眼前,下面是王建所看到的死后世界。

2、通过山崖

当我醒来后,看到自己躺在很热的砂地上,我感到很陌生,竟然不晓得身处何地。心里想要爬起来,但全身疼痛。「餵!这里有人吗?赶快扶我起来,有没有好心人来救救我吧!」

尽管我的声音喊得变哑了,仍得不到一丝丝的回答,看来这附近没有人的踪影。此刻身体越来越热了,我心里想著,若是不设法离开此地的话,必定会被这高温给灼死。我作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炎热的沙漠里,这实在太可怕。

正在苦恼时,忽然有人在触摸我。抬起沈重的眼皮一瞧,是个全身裹著白布的老人。

「你是谁?」我很好奇地询问这神秘的老人,然而这老人只望了我一眼,又沉默了。对于我所问的,完全不加以理会。正在疑惑不解,为何在沙漠中会出现这个古怪的老人。奇怪了,刚才全身的疼痛完全消失了。

这真是奇蹟,整个人解脱了束缚,全身轻松起来。「谢谢您,老公公。」当我很感激的要向老人道谢时,他已经不知道在何时就已消失了。都怪我一时得意忘形,竟忘了救我一命的老人。

由于全身恢复了体力,于是我又振作起来,在沙漠上不断地走著。当走到一段路程时,前面有崖挡住去路。

正在犹豫不决时,忽然从后面来了个人影像,毫无阻挡的一直穿崖过去。眼前的山崖并不能挡住他的去路。

「唉哟!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事,难道他是精灵不成?」王建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景,然而在这走投无路之下,最后下定决心走过去试一试。

于是鼓舞起勇气把身体向崖一碰,奇怪他也像别人一样,一下子就通过了。这可把王建吓了一大跳,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能穿崖,难关总算过去了。

但是此刻却叫了一声「哎唷!」立刻停止脚步,动弹不得。

3、人一个一个掉下去

过了悬崖后,本想是一条平坦的大道,然而却出乎意料之外,前面竟然是一片熊熊的火海——「地狱的火海」

王建看到眼前一片地狱的火海,立刻停止脚步,全身不能自已地一直发抖。旺盛的火焰,一直向上冲,把眼前染成一片火红。附近都是火,并不时的发出哄哄的燃烧声音,那种火势熊熊逼人的样子,好像要把整个人吞噬掉。火焰猖獗的场面实在令人怵目惊心,根本不敢越火海一步。

正在危急的当儿,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男人,并跟王建擦身而过,脸上毫无表情地走向火海。正感到怀疑的当儿,仔细一瞧,原来火海中有一条窄桥挂到对岸,这是火海中唯一的生路。

这一窄桥上,有许多人正战战兢兢的走著,他们一面用手挡住火焰,唯恐身体被烧到,一面十万火急的通过火海。但是,桥太窄了,旺盛的烈火都扑到桥上。正通过的人,有的被火触伤而掉进火海里。尽管这也是一条坎坷的道路,顺利通过的机率实在是很小。

王建靠著本能思考著:「若能通过这一条窄桥,那我就能再生了。」在这死后世界的死人,虽然他们已经来到另一个世界,但是为了求得再生,尽管机会非常的微小,可以说是毫无希望。但仍不懈怠的努力著。

掉进地狱火海的人陆续在增加。王建看到这种惊险,恐惧的镜头,简直不敢逼近一步,唯恐掉进火海后,就万劫沉沦,永不复生了。但是,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地湧上桥上,想要退缩也不可能了。在这不得已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也是唯一的生路,只有前进而已。

「好!试试看吧!」王建抛开一切顾虑,头也不回地往前冲,脚下的火焰愈来愈旺盛,好像无数只的野兽在怒吼著。太热了,王建全身好像被火烤著,头发也引到火,不停地燃烧著,整大片的皮肤也被烫伤了,他像一只疯狗似的不停地往前跑。

他的前后,陆陆续续有人掉进火海中,使得他的意志力大受动摇。「振作一点!」他无时无刻不在勉励自己。

在筋疲力尽之时,虽然有几次很想休息,但一想到家中的妻子,便提起精神,继续的跑著。「哎!实在不行了。」当他心里正在颓丧的时刻,忽然他的眼睛一亮,桥的对岸竟然在不远的前方。还剩下一点点的路程,就可以脱离这片火海了。

然而,过桥后,他的疼痛及伤痕竟然消失了。而且还有种很虚幻感觉,整个身体一直往黑暗的洞穴坠落著,不知过了多久,才落到穴底。这时精神立刻大振,他很惊喜自己竟然活过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